诉讼中当事人死亡其诉讼权利的承继

导读:
诉讼中当事人死亡其诉讼权利的承继 阅读11次2008-5-29 16:55:58 内容提要:在诉讼过程中作为公民的一方当事人死亡,人民法院应当中止审理等待其继承人参加诉讼的意思表示,并作出处理。可在继承人的参加方式、人数、司法机关的通知职责等程序上的问题并没有
帅地为国争光 继承诉讼流程

诉讼中当事人死亡其诉讼权利的承继


阅读11次2008-5-29 16:55:58

内容提要:在诉讼过程中作为公民的一方当事人死亡,人民法院应当中止审理等待其继承人参加诉讼的意思表示,并作出处理。可在继承人的参加方式、人数、司法机关的通知职责等程序上的问题并没有切实解决。更为重要的是,如果继承人放弃参加诉讼,那么死者的债权人应当也可以就其诉讼权利作出相应的主张。这样才能体现利益的衡平,才能体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关键词:诉讼权利、继承、处分

正文:

一、在诉讼过程中,作为公民的一方当事人死亡,人民法院应当实施积极行为,以促使诉讼在相对较短的期限内继续进行。

在诉讼过程中,作为公民的一方当事人死亡,人民法院应当中止审理,等待继承人表明是否参加诉讼的。这一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中已有明确规定。一般情况下,继承人应当知道被继承人死亡,也应当知道被继承人正在参加诉讼。但在理论上,也有可能出现当事人已经死亡而并不为其继承人所知、或者继承人并不知道被继承人正在参加诉讼的情形。这样,该继承人就不可能去积极主动的参加到诉讼当中,或者就是否参加诉讼作出意思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只是消极的等待,还是实施积极的行为以促使诉讼在相对较短的期限内继续进行,这在我国的相关法律文件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但很明显的是,如果人民法院只是消极等待,那么诉讼过程可能会处于一种无休止的停滞状态,在这期间可能有一系列影响当事人、或者是影响相关主体权利义务的法律事实发生,从而可能影响到当事人或者是相关主体的权利义务,使得权利的实现或者义务的履行产生不可能或者其他变化。比如在这一期间债务人的财产状况发生恶化,导致权利人实现权利从可能而转变为现实不能。同时案件在人民法院停滞不前,是对司法资源的一种浪费,对国家和当事人都是额外的负担,不利于节省诉讼成本,不利于体现诉讼经济原则。

可见,人民法院有必要实施积极行为以尽快确定案件当事人及其他参与人,以促使案件尽快继续进行并进而作出裁决。在现行有关法律法规没有规定的情况下,立法机关应当就此进行相应的完善或者由最高司法机关作出相应的解释。

1、较为可行的办法是,人民法院在一定期限内等待继承人参加诉讼或者就是否参加诉讼作出意思表示,如果不能得到回应。那么应当主动通知已知的继承人,并且要求该已知继承人通知其他继承人在一定的期限内参加诉讼或者就是否参加诉讼作出意思表示。

2、如果人民法院不知道当事人是否有继承人或者不能直接通知已知的继承人,那么可以根据审理案件过程中了解到的有关当事人的信息,积极与已死亡当事人的单位、住所地或者其他学习、工作、生活过地区的基层组织、派出所进行联络,发出协助通知文书,你知道

诉讼中当事人死亡其诉讼权利的承继

遗嘱的不生效和无效遗嘱的不同点

要求有关单位协助通知继承人参加诉讼或者就是否参加诉讼作出意思表示,有关单位应当进行协助。《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三条“继承开始后,知道被继承人死亡的继承人应当及时通知其他继承人和遗嘱执行人。继承人中无人知道被继承人死亡或者知道被继承人死亡而不能通知的,由被继承人生前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负责通知。”的规定完全可以适用或者据此制定相应的细致规范。同时,在法定以及上述地区的有关媒体发出公告,履行对潜在继承人进行法律上程序通知的职责。在一定期限后,如果有继承人参加诉讼,那么人民法院继续对实体问题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决;如果仍然没有继承人参加诉讼或者继承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表示放弃诉讼权利的,那么人民法院应当作出相应处理。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七条第一项“原告死亡,没有继承人,或者继承人放弃诉讼权利的;”,终结诉讼的规定,明确了在继承人放弃诉讼权利的情况下终结诉讼的情形。如果继承人在得到有效通知以后,即不参加诉讼,又不表示放弃诉讼权利,人民法院应当将其列为当事人继续对案件进行审理,并且依据法定程序通知其参加庭审等有关诉讼活动。当事人拒不到庭的,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撤诉处理;被告反诉的,可以缺席判决。”、第一百三十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的规定,对原告按照撤诉处理,对被告缺席判决。

4、需要指出的是,已经死亡的当事人可能会有多个继承人,那么人民法院是必须穷尽所有继承人参加诉讼,还是只要有继承人参加诉讼就可以恢复审理。在理论上,人民法院以通知已知的继承人,公告潜在继承人的方式恢复案件审理即可以穷尽所有继承人参加诉讼。但是在现实中仍然存在继承人是否能够或者自愿参加诉讼的情形。比如在已知的继承人部分参加诉讼,部分放弃参加诉讼,或者不作出任何意思表示的情况下,人民法院是否可以就已经参加诉讼的继承人继续审理案件。

笔者认为只要有继承人参加诉讼就可恢复审理,因为案件所涉及的是其他相关法律关系,在该案中不必就继承法律关系所涉及的实体问题进行审理,否则可能造成法律关系的混乱。具体可以分几种情形对待,①首先是有继承人参加诉讼即可恢复审理;②如果已知的继承人都表示放弃诉讼,那么应当启动公告程序,通知潜在的继承人参加诉讼;③如果已知的继承人不表态,那么在将该已知继承人列为当事人的同时,也应当启动公告程序,以防止出现不表态的继承人怠于行使诉讼权利,对潜在继承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害,剥夺有关继承人的现实利益和参加诉讼的权利的情形,维护现实利益的衡平。

5、而现实中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当事人经合法传唤后死亡,但已经死亡这一法律事实在一定的条件下不为人民法院所知,或者是不为继承人所知,甚至可能不为任何人所知;或者在人民法院采取所有通知措施后仍然没有继承人(或者其他权利义务承受人,以下述及)参加诉讼,人民法院从而终结诉讼。那么在继承人知道以后,能否自行作为诉讼主体请求人民法院就该案以一定的程序进行再处理。因为继承人是法定权利义务承受人,在被继承人死亡后,在享有诉讼权利方面其地位等同于被继承人,因不能得知继承的事实发生而没有参加诉讼并非其主动放弃诉讼权利,所以,完全可以依据法律规定的审判监督程序申请人民法院进行再审。但同时,法律制定的意义在于调整社会法律关系,使其和谐稳定的运行和发展。案件终结诉讼后,就该案形成的法律关系可能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并且可能又形成了一个甚至数个其他较为稳固的法律关系,如果在进行再审时能够不破坏已经变化形成的其他法律关系;或者能够采取其他合法、公平的补救方法,那么可以对设定于原案件事实上的权利义务进行相应处分,作出新的裁判。否则只能在提起再审程序后驳回继承人的相应主张。这样才能使法律的功能得到充分实现。

二、在继承人不参加诉讼的情况下,或者仅仅发生作为公民的原告当事人死亡这一事实的情况下,该死者的的债权人可以参加诉讼在其债权范围内向被告主张权利。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等。”的规定,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也是作为遗产的。既然法律规定作为遗产认定,继承人可以进行继承。而债权人有权在被继承人的遗产范围内主张债权,那么该债权人可以视为取得继承人请求该债权的权利,也可以就该债权进行主张。尤其是在被继承人没有其他遗产、同时没有继承人或者继承人对该债权放弃继承的情况下,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否则可能出现作为死者债权人的权利得不到实现,而作为死者债务人的义务不必履行的状况,这显然不利于利益的衡平。

如果死者的债权人主张其债权,必须解决两个问题:

一是该债权人对死者债权的确认问题。该问题可以由债权人另行起诉解决,也可以在债权人按照一定程序参加诉讼后在该诉讼中一并确认解决。前一种方式可以使个案分别处理,清晰明了,符合一事一理的民事诉讼原则;后一种方式可以减少当事人的讼累,节省司法资源,体现诉讼经济的原则。不论哪一种方式,都是可行的,只有进行立法或者进行司法解释,就可以依据执行。

此时就需要解决第二个问题,债权人参加诉讼的程序问题。很显然,如果有继承人参加诉讼,那么人民法院仅就该案本身进行审理是最恰当的处理方式。债权人可以就该遗产另行向继承人主张债权。所以,需要立法解决的只有在没有继承人参加诉讼的情况下,死亡当事人的债权人参加诉讼的程序问题。为防止恶意参加诉讼,可以规定,债权人在没有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债权的情况下,可以提供担保请求将案件中止审理,待其获得确认债权的生效法律文书后以死亡当事人的债权人(因其代替死亡当事人的诉讼地位,故可以称为代位债权人)的身份、以当事人的诉讼地位参加诉讼,在其债权范围内代位行使该死亡当事人在诉讼中的权利;或者可以由债权人提供担保参加诉讼,由同一审判组织对其债权进行确认,并依据确认的结果进行决定其是否可以以代位债权人的身份,以当事人的诉讼地位参加诉讼。如果其债权不能得到确认,因而给案件其他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以其担保赔偿相应损失,这样也可以确保其他当事人的利益不受侵害。

三、国家承继的可能性

在继承人不参加诉讼,也没有债权人提出主张的情况下,因诉讼而产生的属于死亡当事人的实体利益可以视为无主财物,依法收归国有。现实中,该利益正是因为争议才诉诸法律,争议解决或者由人民法院最终裁决以前无法确认其所有权状态,此时,国家作为承继人出现参加诉讼并享有其权利似乎可行。

然而,该利益恰恰是存在争议的未确定利益,需要国家司法机关进行裁决确定其利益归属。人民法院正是代表国家行使裁决权的唯一法定机关。如果国家作为承继人参加利益争议,则代表国家的人民法院显然不适合再作为裁判者出现,该利益就会因缺少(也无法形成)争议的居中裁判者而无法得到判断。所以,国家承继是没有办法进入实际操作中的。

作者:孙浩煜律师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遗嘱见证
下一篇:物权法与遗产继承公证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