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上海法院情况简报 《货运代理合同及仓储纠纷的管辖问题

导读:
情况简报第7期上海海事法院研究室编2005年08月03日 货运代理合同涉及仓储纠纷的管辖问题分析 近年来,随着上海港货物吞吐量的不断增加,有关仓储合同纠纷案件从无到有,有逐渐增多之势。这类案件并非一定由我院专门管辖。但哪些仓储合同纠纷属于海事法院管辖
蜜三刀 仓储合同法院管辖地

情况简报第7期上海海事法院研究室编2005年08月03日

货运代理合同涉及仓储纠纷的管辖问题分析

近年来,随着上海港货物吞吐量的不断增加,有关仓储合同纠纷案件从无到有,有逐渐增多之势。这类案件并非一定由我院专门管辖。但哪些仓储合同纠纷属于海事法院管辖,哪些属于普通法院管辖,由于法律未对此作出明确规定,并且在审判实务中对有关管辖权问题存在不同看法,给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操作带来一定困难。因此有必要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以统一认识,统一执法,提高审判质量。

一、我院货运代理涉及仓储纠纷的受理情况

从案由来说,海事法院的案件受理范围中并没有专门的仓储合同纠纷案件。当事人以仓储合同纠纷为主要争议的案件,我院立案都以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为案由。受理案件中,既有当事人之间的货运代理合同中约定了仓储的内容,也有既存货运代理合同的前提下当事人再订立专门的仓储合同。从该类纠纷的争议焦点来看,既包括货物短少纠纷,也包括货物损坏纠纷。

货运代理合同项下的仓储纠纷案件,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具有一定的共性,即都以货运代理合同项下的仓储保管为主要内容;合同标的大,基本上诉讼标的在千万元以上;也通常和当事人的违规操作有关,甚至涉及刑事案件;案件的原告通常是有进出口权的贸易公司,被告是仓储单位。比如原告青岛埃力生进出口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通统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和上海中巍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货运代理纠纷案件;原告上海华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诉被告中国外运华东有限公司、被告中国外运华东有限公司金陵分公司货运代理合同货损货差纠纷案,纠纷的内容都反映了上述的特点。

二、该类纠纷案件管辖权问题的提起

在原告上海华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诉被告中国外运华东有限公司、被告中国外运华东有限公司金陵分公司货运代理合同货损货差纠纷一案中,原告以被告中国外运华东有限公司金陵分公司仓储中的货物短少为由,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从诉讼证据来看,当事人既签订了包含仓储条款的货运代理合同,同时又订立专门的仓储合同,对具体的仓储事宜作详细的约定,比如凭货方的提货单放货等。关于本案件的管辖问题,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本案是普通的仓储保管合同,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在于仓储中的货物在没有原告放货指令的情况下被案外人提走,导致货物短少,应当由普通法院审理;多数意见认为,涉案货物为外贸货物,这种货物的仓储管理并非纯属于储存性的,而应当属于周转性的,它的仓储保管职能与一般工厂、仓库的货物储存有较大区别,该案件应当属于与货运代理有关的仓储合同纠纷,可以由海事法院受理。

上述两种观点各自有其合理的一面,但实践中究竟采取何种处理案件的管辖权问题目前尚无定论,此问题应引起重视并有待进一步规范。

三、该类纠纷案件管辖权的分析

1、对管辖权的法律分析

在新《合同法》出台之前,仓储属于保管的范畴,有关仓储方面的纠纷是以保管合同纠纷为案由予以处理的。从仓储业的发展看,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仓储业从保管业中发展起来。仓储业日渐发达,原因就是随着国际及地区贸易的扩大,仓储业能为大批量货物提供便利、安全、价格合理的保管服务。随时间的推移,仓储业越发显示出其行业的特殊性。因此,仓储合同不再作为一般的保管合同来对待,而是作为一种独立的有名合同在合同法中加以规定,因仓储合同引起的纠纷当然属于普通的民事案件,普通法院具有属地管辖权。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收案范围的规定》,海事法院的受案范围还包括货运代理合同纠纷。而货运代理合同法律关系的内容很多,可以包括报关、报检、内陆运输、装箱、拖箱、货物仓储和代为订舱等,以海运货物仓储为内容的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当然属于海事法院专门管辖。

问题在于,哪些仓储纠纷属于货运代理合同项下的仓储纠纷,包括货损、货差纠纷,应由海事法院专门管辖。这需要从货运代理实务的角度进行分析和认定。

2、对管辖权的实务分析

从仓库的职能进行分析,如仅以保存货物为目的的,导致货物短少或者损害的仓储合同纠纷案件应当属于普通民事案件,由普通人民法院管辖。但对于与海上货运代理有关的仓储纠纷,因仓储行为的发生与当事人以实现库存货物的位移目的有直接联系的,这类案件当属于海事法院专门管辖。相比看

退休几年了医保没缴全【转载】上海法院情况简报 《货运代理合同及仓储纠纷的管辖问题分【转载】上海法院情况简报  《货运代理合同及仓储纠纷的管辖问题分

海事法院可以管辖和审理的仓储纠纷案件,其实务必须与海上货物运输有联系,业务内容属于货运代理合同。从出口货物来分析,在现代运输组织管理中,大批货物需要从远离港口的内地工厂、仓库、产地等运输至港口或者中转站。由于货物种类繁多,送达地点不同,因而对外出口的货物事先要在仓库、中转站、堆场进行组合。对进口货物来说,在卸船后等待内陆疏运过程中,或由于收货人未能及时前来提货时,在这些货物也需要仓库、中转站、堆场储存。因此,如没有作为货物疏运和运输工具转换地的合适仓储,国际贸易、运输则无法得以顺利进行。仓储是现代运输组织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识别由海事法院管辖的仓储纠纷案件应当把握这类案件的特点。可以从与货运代理合同有关的仓储和普通仓储之间的比较,来区分和识别可以由海事法院管辖的仓储纠纷案件:首先,作为仓储的标的,货物应当属于通过海上运输的外贸货物,或进口货,或出口货。明显不同于一般工厂、仓库中储存的货物;其次,从仓储的目的来说,当事人以进一步实现库存货物的物理位移为目的,不同于普通法院审理的仓储纠纷中,当事人的目的纯属于储存货物;第三、从货物仓储的时间来看,海事法院管辖和审理的仓储纠纷,其仓储应当是临时性的,货物仓储周期较短 ,有明显的周转性,而普通仓储则通常没有这样的特点,可能存储的时间较长;再者,从货物集散的角度讲,临时性仓储可以帮助出口货物集中待运,帮助进口货物等待内陆疏运。普通的仓储则无此明显特征;最后,与货运代理合同有关的仓储具有调节运输的职能,在船舶载运能力与内陆运输的接载量不平衡的情况下,仓储可弥补内陆运输工具接载量的不足,在船舶装卸与内陆运输之间起调节缓冲作用。

从上述的比较,不难识别与海上货运代理合同有关的仓储纠纷明显不同于普通的仓储纠纷,据此,能够确定海事法院有管辖权的仓储纠纷案件。但在审判实践中,仍有一些仓储纠纷案件的管辖权存在认识上的模糊和争议。如有的普通仓储也基本符合与货运代理有关的仓储的特点,很难加以区分。有的普通仓储的货物,在一定的条件下,如因贸易的需要,可转变成外贸货物,此时当事人之间如发生纠纷,则很难识别管辖权的归属。对于上述问题,应当进一步加强审判实践和调研,同时咨询专家意见,逐步拓宽和理清思路、统一执法。另外,对于海事法院的受案范围规定的理解与适用应当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更趋于明确合理,以进一步促使海事法院专门管辖权科学、规范、高效地行使。(沈军撰稿)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论民事诉讼中律师费用的分担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