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鹏飞律师:王某诉省工商局行政不作为案代理词

导读:
拒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第一审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原告王某委托,山西晋一律师事务所指派本律师作为其诉被告某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拒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代理人参与本案诉讼活动,现就本案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关于本案法理基础的代理意见 (一
冬青树 拒绝履行相关问题研究

拒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第一审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原告王某委托,山西晋一律师事务所指派本律师作为其诉被告某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拒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代理人参与本案诉讼活动,现就本案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关于本案法理基础的代理意见

(一)关于“行政不作为”

本案中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何为“行政不作为”。所谓行政不作为即行政机关拒不履行法定职责,其与“行政作为”即积极的具体行政行为相对应,是指行政机关或行政机关工作人员负有积极实施行政行为的职责和义务,应当履行而未履行或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消极具体行政行为。行政不作为的表现主要分为依职权或依申请依法应当履行而拒绝履行或者对依申请的行政行为是否履行拒不答复。

(二)关于审理本案所应遵循的法律依据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52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法【2004】96号)之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为依据。国务院部委、省级人民政府发布的规章仅作为参照。因此,针对本案,审理的法律依据仅限制在:《行政诉讼法》、《行政许可法》及与之配套的司法解释、司法政策和《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其余的诸如国家工商总局和山西省的相关政府部门发布的相关规范性文件只可“参照”而已。

(三)关于公司的民事主体资格存在期间

庭审当中,被告方认为如果涉案的某煤矿有限公司在存续期间则可撤销原告在该公司登记信息中的股东登记,因此,代理人再就公司的民事主体资格存在期间发表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1月29日给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复函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其民事诉讼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法经[2000]24号函)中明确答复:“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据国家工商行政法规对违法的企业法人作出的一种行政处罚。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应当依法进行清算,清算程序结束并办理工商注销登记后,该企业法人才归于消灭。因此,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至被注销登记前,该企业法人仍应视为存续,可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活动。”。

同日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给甘肃省人民法院请示函的答复即《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关于人民法院不宜以一方当事人公司营业执照被吊销,已丧失民事诉讼主体资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问题的复函》(法经[2000]23号函)中亦明确说明了前述意见,即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应当由其开办单位(包括股东)或者企业组织清算组依法进行清算,停止清算范围外的活动。清算期间,企业民事诉讼主体资格依然存在。

根据前述两个复函及《民法通则》第45条、第46条之规定,基本可以确定的法理基础是:公司的民事主体资格终止于注销登记,终止原因只能是依法撤销、解散、依法宣告破产等情形而不包括工商登记机关的吊销营业执照。因此,某煤矿有限公司在注销之前其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只是不能再从事经营活动而已。

(四)关于本案应重点审理的问题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2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对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即行政诉讼举证责任倒置,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2】21号)第一条之规定,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日内提供据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全部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而被告所举之证据和规范性文件均是为证明其在登记过程中没有过错和已吊销营业执照导致无法撤销相关登记。在此,代理人特别强调一下本案的审理重点:

登记的违法是不是被告的过错与本案并无关联,因此本案的审理重点不应放在被告在登记过程中有没有过错,而应把审理重点放在被告在明知登记错误和违法后是否应积极履行其撤销之法定职权;如果被告在知道登记错误和违法不积极履行其撤销之法定职权并导致违法状态继续的不作为行为是不是违反法律的规定并应判决其履行撤销之职责。

二、关于前述基本法理在本案中的适用

依照前述行政不作为的表现而言,本案被告之不作为主要表现为拒绝履行撤销原告在某煤矿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中股东身份的法定职责,而被告将给与答复当成是已经进行了积极的作为严重错误,况且被告撤销原告在某煤矿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中股东身份属于依职权的法定职责,因此将给予原告答复当成是已经履行法定职责的作为更是与法理相悖。鉴于被告认为自己未构成不作为,故代理人主要就被告构成违法的不作为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被告有依职权撤销原告在某煤矿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中股东身份的法定职责

1、某煤矿有限公司在进行工商登记的过程中存在以提交虚假材料的欺骗进行登记的客观事实,且被告也是予以认可的。根据被告提交的第一份证据同时也是原告提交的第七份证据即被告山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给原告王某的复函中明确写明:“刘某书面承认冒用你的名义并将你登记为股东的行为是其本人所为,你均不知情。”。根据该证据可证,某煤矿有限公司在进行工商登记的过程中存在以提交虚假材料的欺骗进行登记是客观事实。且被告也认可该事实,其在前述“复函”中说明“2010年4月15日,我局依据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有关文件要求,依法吊销了某煤矿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因此我局已无法就你的请求对该企业进行行政处理。”。从该说明中可以看出,被告对某煤矿有限公司在进行工商登记的过程中存在以提交虚假材料的欺骗进行登记的客观事实是予以认可的,但其却错误的以已经吊销执照而无法行政处理为由不予撤销相应的登记。http://laws.88148.com/minshi/jicheng/20150128/539254.html

2、被告有依职权撤销原告在某煤矿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中股东身份的法定职责。《行政许可法》第69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应当予以撤销。”;《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69条亦明确规定: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采取其它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情节严重的,应当撤销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企业登记程序规定》(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第17条亦规定:“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登记的,应当予以撤销。”……前述的法律、法规乃至于部门规章都明确的说明如果出现本案之情形即被许可人以欺骗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被告均应依职权予以撤销。

(二)被告没有依法履行其撤销相应工商登记的法定职责

庭审中,被告一边认为如果公司在存续期间即可以撤销相关工商登记一边认为某煤矿有限公司因吊销营业执照其主体已不再存续,该观点与其拒不履行撤销的法定职责存在着严重的法理悖论。根据本案双方所提交的证据及被告的答辩意见可证,截止本案庭审结束,被告仍没有履行撤销原告王某在某煤矿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中股东身份的法定职责,依法应当判令其予以撤销。

(三)被告没有依法履行其撤销相应工商登记的法定职责已经构成为违法的行政不作为

根据前述意见,被告“应为而不为”,即其有撤销原告在某煤矿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中股东身份的法定职责但却未积极履行该职责,已经构成违法的行政不作为,理应判决该行政不作为违法。而被告所依据之证据及规范性文件一部分是证明其在登记过程中没有过错的、一部分是适用错误的、一部分是与本案无关的。因此,肯请贵院支持原告之诉讼请求。

三、关于被告答辩状意见的代理意见

针对被告的答辩意见代理人发表如下意见:

(一)被告认为其对某煤矿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行为中没有过错,其依法予以核准登记的答辩意见与本案无关。原告并没有认为造成某煤矿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错误的责任在被告,亦未起诉其登记的作为行为违法。而是起诉其在原告明确告知其登记错误有可能损害原告之利益的情况下仍拒不撤销的行为即行政不作为违法。因此,代理人再次重申一次本案的诉讼标的是不撤销的不作为行为是否违法,而不是被告的登记行为是否违法;

(二)被告称其吊销某煤矿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亦与本案无关。本案的审查重点是登记是不是错误、如果错误是不是应当撤销、如果不撤销是不是违法,而不是是不是给其进行过吊销营业执照;

(三)被告称其在收到原告邮寄的《请求更正工商登记的催告函》中进行了相应的核查是其单位内部事宜,在未对外作出行政行为时均与行政相对人无关;

(四)撤销相应工商登记与是否吊销营业执照无关,根据《行政许可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撤销行政许可除法律规定的事由外不设任何前提;

(五)《公司法》的规定是说公司在出现解散的法定事由后应当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该义务是赋予有限公司股东的。因此不能当然的认为被吊销营业执照与公司相关的主体特别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只能进行清算;

(六)被告撤销原告之股东身份登记后即可避免他人以原告为某煤矿有限公司的股东提起诉讼,而不需要在原告利益受损后再通过民事诉讼去向冒用原告名义出资的刘某进行主张,因此从本质上讲,原告要求被告撤销其股东身份亦可认为是寻求被告对其进行保护的行为,而被告之答辩意见很明显与执政为民理念不符,置原告之合法权益于不顾。

四、结论性代理意见

根据前述代理意见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登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法办【2012】62号)第一条第一款和第二款之规定和精神,被告发现某煤矿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虚假并导致违法登记出现的情况下理应依职权对虚假部分或者全部予以撤销,如不撤销则构成违法的不作为。

除有证据能证明原告在被冒名登记后知悉该情况但未提出异议并在此基础上从事过相关管理和经营活动的,人民法院对原告撤销登记行为和确认登记行为违法的请求才可以不予支持。而根据被告所提交之证据,既无法证明原告在知悉其被冒名登记后未提出异议亦不能证明原告从事过管理和经营活动,故被告之答辩理由不能成立,原告之诉求依法应予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谨供合议庭参考。


此致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山西晋一律师事务所刘鹏飞律师

二0一二年十月十日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关于债权(合同权利)让与无因性的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