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采矿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

导读:
[简要案情] 被告齐某因欠原告付某.00元借款拒不偿还,原告付某因此诉讼至法院,要求被告齐某立即偿还此款。经法院审理后判决被告齐某于判决生效后偿还原告付某欠款.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判决生效后,被告仍未履行法定义务。原告付某申请法院执行
郝天喜 合同要几个方面才生效




[简要案情]


被告齐某因欠原告付某.00元借款拒不偿还,原告付某因此诉讼至法院,要求被告齐某立即偿还此款。经法院审理后判决被告齐某于判决生效后偿还原告付某欠款.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判决生效后,被告仍未履行法定义务。原告付某申请法院执行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齐某下发了执行通知书,限期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告无故拒不履行。经申请人提供,被执行人齐某在某乡有一处采石厂,法院经查属实,并向某市国土资源局依法下发了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将被执行人齐某采矿许可证进行了查封。后案外人唐某到庭提出,齐某已将此采矿权转让与他,正在办理转让变更手续。


[简要分析]


首先,应明确矿藏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我国《物权法》第46条规定:“矿藏、水流、海域属于国家所有。”由此看出,矿藏只能成为国家所有权的客体,不能成为集体所有权和个人所有权的客体。矿藏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根据法律规定,除国家以外的组织和个人不能成为国家所有权的客体。我国《矿产资源法》第35条第1款规定:“国家对集体、矿山企业和个体采矿实行积极扶持、合理规划、正确引导、加强管理的方针,鼓励集体采矿企业开采国家指定范围内的矿产资源,允许个人采挖零星分散资源和只能用作普通建筑材料的沙、石、粘土以及为生活自用采挖少量矿产。”另外,齐某也领取了采矿许可证,由此看出,齐某是合法的采矿权人。


其次,齐某与唐某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从我国《民法通则》第81条第2项不难看出,在矿业权(包括探矿权、采矿权等)的出让过程中,矿业主管部门是作为矿产资源的所有人(国家)的代理人,以平等的民事主体身份出现的。而其在行使矿业法律、行政法规、规章授予的权利,即对矿业权的受让人资格进行审查时,则是以行政管理主体的资格出现的,是在行使行政管理行为,已经超出了民法调整的范畴。由此看出,齐某与唐某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的法律性质是属于民事合同范围。既然双方签订的是民事合同,就得看是否符合我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的三个条件,合同的效力如何呢?我国《合同法》第44条、《探矿权和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10条第3款、《物权法》第15条,对采矿权转让合同效力的适用法律原则不尽相同,那么,将谁作为法律依据呢?笔者认为,应适用《物权法》的规定。从《物权法》第15条的规定可以看出,一般情况下,不动产物权合同在成立时生效;当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时,从其规定或者约定。这里强调的是“法律”另有规定,而不是“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另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适法原则,在界定采矿权转让合同何时生效方面,《物权法》的适用应优先适用于《合同法》。同时,《物权法》也是《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的上位法,因此,采矿权转让合同效力的界定标准应适用《物权法》,而并不是《探矿权采矿权管理办法》规定的批准后生效。本案中齐某与唐某之间的采矿权转让合同不属于“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另有约定外”的情形。齐某与唐某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从法律适用原则上讲应适用《物权法》规定的成立时生效,且双方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那么,双方的意思表示是否违反法律规定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呢?我国《矿产资源法》第6条规定:“除按下列规定可以转让外,探矿权、采矿权不得转让:(一)探矿权人有权在划定的勘查作业区进行规定的勘查作业,有权优先取得勘查作业区内矿产资源的采矿权。探矿权人在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后,经依法批准,可以将探矿权转让他人。(二)已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立、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售以及有其他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权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前款规定的具体办法和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禁止将探矿权、采矿权倒卖牟利。”由此看出,我国对探矿权、采矿权的转让条件作了严格的规定。本案中,齐某取得采矿权许可证后,在没有与唐某合资、合作经营,也不存在企业合并的问题;另齐某在没有购买任何设备投入生产的前提下,与唐某签订采矿权转让合同,更谈不上存在企业资产出售的事实。另外,1998年2月12日,我国国务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制定的《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其中第六条规定:转让采矿权,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矿山企业投入生产满1年;(二)采矿权权属无争议;(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已经缴纳采矿权使用费、采矿权价款、矿产资源补偿费和资源费;(四)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唐某与齐某签订采矿权合同时采石厂已停产多年。综上所述。因齐某与唐某签订的采矿权合同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应确定为无效民事法律行为,是无效合同。


第三,要明确采矿权转让合同是否生效与采矿权的物权变动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我国《物权法》第15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由此看出,不动产的登记是产生物权变动的前提,与合同是否生效毫不相干。另外,我国《物权法》对不动产的物权变更采用的是登记生效主义。我国《物权法》第14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自载于不动产登记簿时发生效力。”我国《物权法》第9条明确依法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可以不登记。由此看出,无需登记产生物权变动的不动产还在少数,将来的不动产登记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对无需登记的物权应该会作出更加明确的规定。本案中,齐某与唐某争议的采矿权转让合同标的物是我国规定由国家所有的矿藏,只有经过登记才能产生物权变动的效力。齐某与唐某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是无效的,又因未依办理转让登记,故齐某仍为该厂的采矿权人,唐某并没有取得该采石厂的采矿权。在法院查封采石厂的采矿许可证时,采矿权人仍为齐某。也就是说未办理登记没有产生不动产的公示与公信效力,此合同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更不能对抗人民法院应依法采取的强制措施。因此,法院的查封是合法的。唐某可依据签订的合同,与齐某协商退款及其他事项。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密山市法院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确认劳动关系之诉时效问题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