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律师侵权赔偿数额的法律依据

导读:
甲公司与乙公司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 关键词:计算机软件 著作权 侵权 作者 保护期 软件许可使用费 案由: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 审判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程序:第二审程序 案号:(2004)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9号 结案日期:2004年5月13日
池沫树 遗产继承

  甲公司与乙公司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
  关键词:计算机软件 著作权 侵权 作者 保护期 软件许可使用费
  案由: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
  审判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程序:第二审程序
  案号:(2004)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9号
  结案日期:2004年5月13日
  上诉人:甲逻辑有限公司(原审原告)
  上海乙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原审被告)
  涉案法条:
  《著作权法》第二条第二款、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四十七条第一项、第四十八条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
  《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五条第三款、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
  裁判规则:
  本案中,甲公司以软件的许可使用费,即软件的售价作为赔偿依据,其应提供本案系争软件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平均许可使用费。但甲公司向法院提供的是澳大利亚的许可使用费,及甲公司向国内公司销售该软件及相关硬件售价的证据材料均无法证明该软件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平均许可使用费。鉴于甲公司的损失及乙公司的违法所得皆无法确定,一审法院根据甲公司软件的性质、乙公司侵权行为的情节、甲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酌情确定赔偿数额。
  案情简介:
  甲公司是Flame7。0软件的著作权人。乙公司在其计算机上安装了Flame7。0软件,并用于影视、广告的制作设计等经营活动。
  争议焦点:
  外国作品是否受到中国著作权法的保护;
  侵权的赔偿数额应当如何认定?
  法院裁判:
  一审判决:
  一、乙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甲公司Flame7。0软件的著作权;
  二、乙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甲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三、乙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新民晚报》中缝以外版面向甲公
  司公开赔礼道歉(内容需经原审法院审核);
  四、甲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9,301元,由甲公司负担12,751元,乙公司负担16,550元。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网解读:
  针对本案焦点一、外国作品是否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
  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外国人的作品根据其作者所属国或者经常居住地国同中国签订的协议或者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享有的著作权,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甲公司系Flame7。0软件的作者,其所属国为加拿大,我国与加拿大皆为《伯尔尼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公约》成员国,该公约约定作品在所有成员国内享受保护。据此,甲公司对Flame7。0软件享有的著作权,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乙公司未经甲公司许可,擅自在其计算机上安装3套甲公司享有著作权的Flame7。0软件,并作商业使用,构成对甲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侵害。
  针对本案焦点二、侵权的赔偿数额应当如何认定?
  在本案中,甲公司以软件的许可使用费,即软件的售价作为赔偿依据,其应提供本案系争软件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平均许可使用费。但甲公司向法院提供的该软件在澳大利亚的许可使用费,及甲公司向国内公司销售该软件及相关硬件售价的证据材料均无法证明该软件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平均许可使用费,因此,甲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效果,鉴于甲公司的损失及乙公司的违法所得皆无法确定,原审法院根据甲公司软件的性质、乙公司侵权行为的情节、甲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在二审中,原审法院对赔偿数额的认定得到二审法院的支持。
  我国《民法通则》中的侵权赔偿一般仅具有补偿性,不具有惩罚性。因此,有学者以此为理由认为,将著作权人的直接损失计入侵权损害赔偿额中,将使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具有惩罚性,不符合民法中关于侵权赔偿仅具有补偿性这一基本法理精神。笔者认为,这种观点不能成立。不可否认,将著作权人的直接损失计入侵权损害赔偿范围,将使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具有惩罚性,并不违背民法的基本精神。虽然我国民法中的侵权赔偿一般仅具有补偿性,不具有惩罚性,有一般就有特殊,因此其并没有排除特殊情况下使侵权损害赔偿具有惩罚性。使损害赔偿具有惩罚性,从“惩罚”二字看,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惩罚侵权人的侵权行为,并同时起到预防侵权行为再次发生的预警作用,为了充分保护著作权人的权利,预防著作权侵权行为的发生,应当将著作权人的直接损失计入侵权损害赔偿之中,使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具有惩罚性。这样才有利于在知识经济时代充分保护著作权人的权利。
  但是在本案中,甲公司并不能提供其因侵权行为受到的直接损失以及侵权方因侵权行为受到的获利情况的证据,所以甲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资产负债债务法的优越性
下一篇: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时效大观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