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悬赏广告的性质及其法律效力

导读:
【摘 要】 悬赏广告在实际生活中早已司空见惯,而且形式多样,由此引发的纠纷也屡见不鲜。从司法实践来看,悬赏广告的效力已被广泛认同,这无疑对加强社会诚信有很重要的作用。而从目前中国现有法律体系来看,并未对悬赏广告做出明确规定,从学术界来看,也
狼青 承诺法律效力的表现

【摘 要】

悬赏广告在实际生活中早已司空见惯,而且形式多样,由此引发的纠纷也屡见不鲜。从司法实践来看,悬赏广告的效力已被广泛认同,这无疑对加强社会诚信有很重要的作用。而从目前中国现有法律体系来看,并未对悬赏广告做出明确规定,从学术界来看,也一直存在的分歧。“在罗马法上,悬赏广告被认为是一种合同,而在日耳曼法上,则认为其系一种单独行为”,这基本代表了中国对悬赏广告的两种观点。本文从现实悬赏广告表现形式说起,对悬赏广告的概念、分类等方面做出了阐述,并在法律性质认定、法律效果等方面提出了一些观点。

【关键词】悬赏广告 赏格 法定行为悬赏广告 约定行为悬赏广告

【目 录】

引言

一、悬赏广告的概念及构成要件

二、悬赏广告的法律效力

三、悬赏广告的表现形式及法律性质

四、悬赏广告的分类

五、悬赏广告若干问题探讨

六、结论

参考文献

引 言

《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吕氏春秋成,悬诸东门,谓有能更动一字者,赐以千金。”在谈到悬赏广告时,这个故事一般都会被拿来引用。然而,从法律角度来讲,现在的悬赏广告与当时的悬赏在法律性质和法律效果上有着本质的区别。当时吕不韦悬赏目的是为了以此彰显国家诚信力,属于政治行为;而我们现在所说的悬赏广告是广告主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发,属于民事法律行为。

一、 悬赏广告的概念及构成要件

(一)悬赏广告的概念

对于悬赏广告,不少专著中都有过描述,其中比较精辟的说法是“以广告声明对完成一定行为之人,给予报酬,因而广告人对于完成该行为之人,负给付报酬义务”。对此不仅给出什么是悬赏广告,而且肯定了悬赏广告的法律效力。简言之,悬赏广告是以广告的方式公开表示对于完成一定行为的人,给予报酬的意思表示。

(二)悬赏广告的构成要件

第一、有悬赏人。悬赏人即做出悬赏广告意思表示的行为人,悬赏人必须具备民事行为能力,且意思表示真实。悬赏人可以是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

第二、以公开方式发出。悬赏广告的形式必须是公开的,即相对人可以从公开渠道获得悬赏广告的信息,如媒体刊登、广告栏张贴、街头叫喊等。

第三、向不特定多数人发出。悬赏广告针对的对象是不特定的的多数,即悬赏内容只对完成的行为有要求,而对完成行为的相对人不做指定。“不特定多数人,并不必为一般人”。即对相对人的资格、区域等方面没有限制。

第四、需完成一定行为。悬赏广告中需明示完成一定行为,完成的行为可以是以公共利益为目的,也可以私人利益为目的;可以要求相对人以作为形式完成,也可以不作为形式完成。但悬赏行为不得违背法律规定和和公序良俗。

第五、需有赏格。悬赏广告需对完成一定行为人有报酬的承诺,“悬”而不“赏”不能称之为悬赏广告,故赏格是悬赏广告的构成要件。赏格的数额、形式由广告人自行确定。数额可以是确定的(如“奖励1000元”),也可以是不确定的(如“必有重谢”);关于报酬方面,“报酬不限于金钱,凡能为法律行为标的之任何利益均可。”。即赏格既可以是物质奖励(如金钱或财物)也可以是精神奖励(如奖章、匾额),相对人一旦完成指定行为,便在行为人与广告人之间形成悬赏广告中承诺的债权债务关系。

二、 悬赏广告的法律效力

对于悬赏广告的法律效力,发达国家的民商事立法均予承认。在我国,《通则》及相关法律虽对悬赏广告未做出规定,但也没有禁止性规定。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对悬赏广告的法律效力绝大多数持肯定态度。笔者认为,应肯定悬赏广告的的法律效力,主要处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从法律角度讲,民法上的意思自治原则“指私人相互间的法律关系应取决于个人之自由意思。只要不违反法律之根本精神,个人之法律关系均可依其自己的意思,自由创设。”,根据《民法通则》第54条对“民事法律行为”的定义,广告人按意思自治发出的悬赏广告属于”民事法律行为”,应认定为有效。有效的悬赏广告对广告人具有一定的法律约束力,“悬赏广告者乃是以广告方式声明对完成一定行为之人给付报酬,而广告声明人对于完成此行为之人,有给付报酬之义务”。据此可以看出,悬赏广告具有法律效力。

第二、从实际判例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95年第2期(总第42期)发布了《李珉诉朱晋华、李绍华悬赏广告酬金纠纷上诉案》,案件中二审法院依据《民法通则》第4条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判定案中悬赏广告有效。《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第1期(总第81期)刊登了鲁瑞庚诉东港市公安局悬赏广告纠纷案,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东港市公安局在为破获“12·12”特大持枪杀人案发布的悬赏通告中明确表示,要对提供有关线索和协助公安机关破案的人,给予一定数额的报酬。鉴于此,在众多涉及到悬赏广告的判例中,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也基本认定有效。据此看出,司法实践中对悬赏广告的效力持肯定态度。

第三、从诚信角度讲,我们一贯提倡社会诚信,如果认定悬赏广告无效,则人们逐渐不再相信悬赏广告,广告人也无法通过悬赏广告达到自己的目的,必定造成社会诚信危机。而认定悬赏广告有效则会促使广告人在做出承诺时考虑到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由此增强悬赏广告的严肃性和诚信度。

第四、从效率角度讲,悬赏广告一旦发出,在赏格的驱动下,定会有人为此付出劳动。如果认定悬赏广告无效,则会纵容悬赏戏谑行为,从而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戏谑行为又称“非诚意表示”,是指“谓预期他人不为其所误解而佯为之意思表示”,认定悬赏广告有效可让“非诚意表示”者承担法律责任,对自己的戏谑行为付出代价,从而杜绝戏谑行为的悬赏广告,有效地发动社会力量,整合社会资源,有效保护了悬赏广告中双方当事人的利益。

三、 悬赏广告的表现形式及法律性质

目前对于悬赏广告的法律认定基本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悬赏广告是契约,即合同说;另一种认为悬赏广告是单方法律行为,即单方允诺说。笔者认为,鉴于法律规范是用来解决普遍性问题的,对于悬赏广告的法律性质认定,可从以下最常见的几种悬赏广告形式谈起。

(一)拾得遗失物悬赏

拾得遗失物悬赏是失主为找回遗失物而采取的一种自救措施,是一种最常见的悬赏广告形式。拾得遗失物,根据《物权法》之规定,遗失物的所有权并未发生转移。依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的法律规定,遗失物拾得人有权要求受益人(广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包括行为人在此活动中直接支出的费用,以及由此受到了实际损失。《刑法》第270条规定,如果遗失物数额较大,拾得者拒不退还并非法据为己有,即会构成侵占罪。从一系列的法律规定来看,归还遗失物是法定义务,不归还即为违法,甚至会触犯到刑律,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据此看出,广告人在广告中承诺是“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在内的自愿酬谢,并非与遗失物的等价交换。由于归还遗失物是法定义务,当然失主寻找遗失物的广告也谈不上是要约了。那么关于拾得遗失物的法律认定,若将拾得遗失物悬赏广告认定为合同性质,则会有以下不合理的地方:

其一、根据合同平等自愿的原则,遗失物拾得者为自己在酬金上讨价还价找到了依据。我们知道,法律具有规范作用,法律的规范作用会对主体的意志行为发生影响,从而对主体的行为具有指引、评价、预测、强制和教育的作用。合同说的平等自愿原则相当于给了遗失物拾得者一个理由,拾得者可以据此作为增加赏格的砝码。合同说的这种法律引导作用从道德上来讲,与“拾金不昧”的社会公德不符;从法律上来讲,与《物权法》的相关条款相悖。其二、对于行为人交回遗失物之后才知道悬赏广告的,按合同行为说的观点,听听

关于悬赏广告的性质及其法律效力

2014年北京市养老金调整吗

显然双方没有形成合意,而广告人也可据此拒绝悬赏。这从公平角度来说显然是不合理的,从实际生活和实际判例来看,也是不可行的。

在遗失物悬赏中,悬赏人的悬赏广告一旦发出,便受此承诺之约束,只要相对人符合“归还遗失物”的条件,悬赏人就需兑现悬赏广告中的承诺,悬赏之债便形成。至于相对人对悬赏金额是否满意,并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因为归还遗失物是法定义务。归还遗失物与悬赏广告之间有一定联系,但并非合同中等价交换的概念;归还遗失物行为也可能是由悬赏广告引起的,但并不能由此认定归还行为是双方的合意。显然,对于遗失物悬赏广告之承诺,只要广告人意思表示真实,且相对人完成了悬赏广告之行为,悬赏人即应兑现悬赏承诺。从单方允诺的描述来看,单方允诺是表意人向相对人作出的为自己设定某种义务,使相对人取得某种权利的意思表示,单方允诺之债从相对人符合条件时开始发生。所以说遗失物悬赏行为实质上也就成为一种单方法律行为,故此可将遗失物悬赏广告应认定为单方允诺。

(二)作证悬赏

作证悬赏是公安机关为征集案件线索而发出的悬赏广告,实际生活中,上至公安部,下至地方公安系统,几乎都出现过征集案件线索的悬赏广告。如常见的悬赏车祸目击证人,悬赏作案目击证人等,其悬赏主体一般是作为公安系统的机关法人。

《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刑事诉讼法》第48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虽然目前对于知情者不出庭作证未作惩罚性规定,但出庭作证作为一项法定义务被写进法条,充分说明作证是一项强制性的法定义务,相对人并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与拾得遗失物悬赏一样,如果把作证悬赏作为合同来看待,同样为相对人讨价还价提供了依据。这明显是在破坏法律的严肃性和统一性,更会形成有偿作证的惯例,甚至会演变为公开的作证出场费。这明显与我们目前的法制体系及法律条款是相冲突的。

从发布悬赏广告的赏格上来看,广告发布悬赏广告必定会考虑到证人对案件的重要性,并以此确定赏金。从这个角度来说,广告发布者同样是为自己设定义务的真实意思表示,当“提供线索”的条件符合时,便无条件兑现承诺,属于单方法律行为。据此来看,作证悬赏广告应属于单方允诺性质。

(三)征集方案悬赏

征集方案悬赏包括企业提供奖金征集企业名、商号、广告词、商标名与商标图案、技术难题解决方案,征集姓名、笔名、艺名、签字字体,提供建筑装璜设计方案、贵重财物购买配置方案等,实质是一种借用广告形式达到购买智力成果的行为。在征集方案悬赏中,广告发布人往往从征集到的方案中选取符合要求的方案,并通过支付赏格获得方案的知识产权。而相对人获得此悬赏广告消息后,可自愿选择是否投稿,符合《合同法》平等自愿的原则,广告人的赏格与相对人的智力劳动成果之间属于等价交换性质。故此可将广告人的悬赏行为看做是要约,相对人的应征行为看做承诺,征集方案悬赏可认定为合同行为。

关于征集方案的有效期限问题,如果悬赏广告中明确了具体的有效期限,则以规定期限为准;如果悬赏广告中未规定具体期限,则根据《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2款之规定“要约以非对话方式作出的,承诺应当在合理期限内到达”来解决。

(四)寻人悬赏广告

寻人悬赏广告在实际生活中也是司空见惯,寻人悬赏广告中的相对人与征集方案悬赏的相对人性质相同,即对广告中的描述行为无法定义务,如果相对人实施了广告中的行为,其完全属于一种承诺,而对于广告人的悬赏广告则可认定为要约,双方行为属于合同行为。

由此可见,若将悬赏广告笼统地确定为合同性质或单方允诺性质,都存在缺陷,应根据悬赏广告的不同形式对其加以区分。拾得遗失物悬赏和作证悬赏属于单方允诺;征集方案悬赏和寻人悬赏属于合同。

四、 悬赏广告的分类

(一)分类

根据相对人是否对悬赏行为负有法定义务,可将悬赏广告分为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与约定行为悬赏广告。

法定行为悬赏广告指悬赏广告中对相对人需要完成的行为是法律规定的一项义务,属法律强制性规定,此类悬赏的广告人无论是否发出悬赏广告,相对人均需完成悬赏广告中的描述行为,而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此种悬赏广告为单方法律行为,应认定为单方允诺。

约定行为悬赏广告指悬赏广告中相对人的行为并不是法律对相对人设定的义务,而是相对人针对悬赏广告中的赏格,根据自愿原则,可自由选择是否执行悬赏行为。此种悬赏广告符合要约承诺特征,是双方合意行为,应认定为合同行为(属于实践性合同)。

法定行为悬赏广告的法律性质应认定为单方允诺,约定行为悬赏广告的法律性质应认定为合同行为(实践性合同)。

(二)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与约定行为悬赏广告的区别

1.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中相对人履行悬赏广告中的行为属于法定行为,具有法律强制性;约定行为悬赏广告中相对人履行广告中的行为属于自愿行为,不具有法律强制性。

2.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中的相对人是特定的,即悬赏的行为并不以相对人的意志为转移,例如拾得遗失物,并非每个人想捡就能捡得到,一旦“拾得”完成,相对人便已确定;约定行为悬赏广告中相对人是不特定的,即相对人对是否进行悬赏的行为可自由决定,例如对于征集广告语悬赏,相对人对是否应征具有完全的自主决定权。

3.法定行为悬赏广告相对人的行为具有法定强制性,属“份内”之事,赏格趋向于“酬”,故一般体现为非等价;约定行为悬赏广告相对人的行为不具有法定强制性,属“份外”之事,赏格趋向于“赏”,一般更偏向于等价。

(三)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与约定行为悬赏广告在法律后果上的差别

无论那种悬赏广告,均认定为有效,且从发出之时起生效。但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与约定行为悬赏广告在法律效果上有一定的区别。

法定行为悬赏广告中,对于相对人行为的报酬基本都有相关规定,例如《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对拾得遗失物费用补偿的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四条对证人出庭作证支出费用的补偿。既然对费用有相关法律规定,对于广告人的行为认定为单方允诺行为,那么对于实际赏格的认定应确定为:悬赏广告中的赏格高于法定费用的支出,应按悬赏广告中承诺执行;悬赏广告中的赏格低于法定费用的支出,应按法定费用支出的规定执行。

约定行为悬赏广告中的赏格因没有法律规定,广告人根据广告行为对自己的价值给出赏格的筹码,相对人也会根据赏格及行为付出做出相应的价值判断,所以只要广告人意思表示真实,相对人完成广告中的行为,悬赏之债便形成,广告人就应该按广告中的承诺兑现赏格。

五、 悬赏广告若干问题探讨

(一)悬赏广告的撤销

悬赏广告发出后,出于赏格因素,定会引导不特定人做出一定行为,调动一定社会资源。悬赏广告人发布悬赏广告是为了通过相对人的行为后果,达到一定的目的,当行为后果完成、广告人的目的达到后,不特定人群的重复行为便失去意义,如果对此不加以规范,就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并为解决此类纠纷带来一定困扰,因此完善悬赏广告的撤销机制至关重要。

关于悬赏广告的撤销,以下描述较为精辟:“除有相反的意思外,广告人在该广告中指定的行为完成之前,可以用同样的广告撤销该广告,但是应对出于诚信而从事该行为的人负赔偿责任,除非广告人能证明行为人不可能完成该行为”。这就对广告人应承担责任的界限做了较为清晰的划分。

据此我们可以认定,悬赏广告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失效:其一、明确期限的,期限届满失效;其二、因广告人以同样的广告撤销而失效;其三、广告人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可能完成该行为,广告失效。

悬赏广告失效,广告人不再对悬赏广告承担悬赏责任。

(二)数人完成悬赏行为的赏格分配问题

对于单一主体完成悬赏行为,广告人与行为人之间的债权债务问题较好确定,而实际生活中,往往会出现悬赏广告有效期内数人完成悬赏行为的情况。对此,我们可按以下情况分别对待:其一、数人先后完成的,完成在先者享有赏格请求权;其二、数人同时分别完成的,完成者均有平等的赏格请求权;其三、数人协同完成的,除非广告中明示禁止协同完整,协同完成人按完成者的作用大小获得赏格请求权。

(三)悬赏广告与商业广告

商业广告即《广告法》所称广告,是指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承担费用,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所提供的服务的商业广告。由此看出,悬赏广告并非《广告法》上的广告,所以不能适用《广告法》中的相关条款。从而在悬赏广告中,媒体发布者也不承担广告内容真实性审查之义务,即对悬赏广告的戏谑行为不承担责任。

在法律性质认定上,悬赏广告与商业广告也有所区别。对于商业广告,一般均认为是要约邀请,当然法律并不排除商业广告如果符合要约的要件也可以成为要约。

六、 结论

随着悬赏广告在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在司法实践中悬赏广告的法律效力虽然得到普遍认可,但尚未有明确的法律条文作为依据来进一步规范。关于悬赏广告的分类及法律性质认定也亟待统一,以便规范实践中的司法审判,维护法律的严肃性和统一性。总之,任何一部法律的推出都无法做到无懈可击,而对于悬赏广告的法律规范亦应从法律体系的协调、法律的引导教育、法律的社会经济效益等方面做综合考虑。

【参考文献】

[1]张广兴:《债法总论》,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60页。

[2]史尚宽:《债法总论》,荣泰印书馆1954年版,第32页。

[3]史尚宽: 《债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35页。

[4]王泽鉴:《民法债编总论》188页.

[5]梁慧星:《民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4年9月版,第156页。

[6]史尚宽: 《债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第33页。

[7]史尚宽:《民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79页。

[8]梁慧星:《民商法论丛》第4卷,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444页。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转贴】口头约定无证据 白白损失八万多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