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水断电:阜阳白宫再现野蛮拆迁

导读:
野蛮拆迁现
小沫

野蛮拆迁现场。
野蛮拆迁现场。
野蛮拆迁现场。
野蛮拆迁现场。住户被摁倒在地。
野蛮拆迁现场。住户被摁倒在地。
野蛮拆迁现场。住户被抬离现场。
职工孙启刚家门前的门楼被强行拆掉。
泉河派出所副所长领导接警赶到现场后,拆迁人员还在强行扭着群众的胳膊。
泉河派出所副所长领导接警赶到现场后,拆迁人员还在动武。
这个位于阜阳市黄金地段的老厂已经是一片废墟。
2009年2月17日,李怀富(图右)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3月21日被执行逮捕,12月9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将近10个月。

2009年6月22日,被刑事拘留的周军被取保候审后,因区里领导怀疑他找新闻单位反映情况,于6月25日将其逮捕。
2009年2月17日,张峰明(左)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3月5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半个月。
颍泉区检察院的起诉书
在经过三次开庭之后,颍泉区检察院撤回起诉并作出不起诉决定。
在经过三次开庭之后,颍泉区检察院撤回起诉并作出不起诉决定。
停水断电:阜阳白宫再现野蛮拆迁

为了逼迫拆迁户就范,除了使出断水断电、在门前泼大粪等无赖招数,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有关方面甚至罗织罪名,将多名不愿拆迁的居民强行拘留、逮捕,抓进看守所逼他们就范。因为实在安不上什么罪名,在经过三次开庭后,颍泉区检察院不得不撤回起诉,决定对他们不起诉。
而使出荒唐“抓人坐牢促拆迁”狠招的阜阳市颍泉区,师出无名的开发商竟然出动百余人,在推土机的掩护下,向着被拆迁户隆隆推进,目前阜阳市酿造厂家属区多名住户家门前的路已经被切断,“后白宫书记”拒绝向求助群众作出解释。
安徽省阜阳市酿造厂曾是阜阳市颍泉区重点保护的龙头企业、利税大户,共有职工114人,退休人员60人。
如今,这个位于阜阳市黄金地段的老厂已经是一片废墟,坚守在废墟上的几户居民家再次被停水停电,门前的路已经被切断,相邻的墙头已经被推倒。
时间回溯到4年前。2005年5月25日,颍泉区政府三十五次常务会议决定:“企业的土地出让商住开发和企业的改制同步进行。”同年7月1日,阜阳市国土资源局下发了《关于阜阳市酿造厂改制涉及土地使用有关问题的意见》。
2005年8月21日,颍泉区委、区政府派工作组到酿造厂召开职工大会,领导在会上讲:“改制是为了大家有班上,吃饱饭。”并在会上产生了36位职工代表,正式启动改制事宜。
2006年3月7日,阜阳市颍泉区商务局和安徽淮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承债式整体收购工业企业合同》,合同拟定了包括企业职工安置补偿、社保基金补偿、债权债务承接等整体收购方案。合同约定收购企业的价款为1352万元。阜阳市酿造厂被收购后,改名阜阳市泉北酿造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还是淮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人董兵。
让人不解的是,颍泉区商务局和安徽淮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当天签订了两份收购合同,区政府提供给职工们的合同收购价为1352万元,而在工商部门备案的收购价则变成了698.42万元。同一地块出现两份不同价格的合同,这其中是否藏有猫腻,相信合同的签订者心知肚明。
2006年7月21日,阜阳市国土资源局与淮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该公司于8月2日按合同缴纳出让金207.2789万元。新房质量问题
据部分职工陈述,2006年9月,有颍泉区政府工作人员参与的改制工作组做出承诺:改制后工厂继续生产,职工全部上岗。于是职工们陆续签字同意置换国有企业职工身份。
然而,不到一个月时间,在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就将厂房拆除,机器也被当废旧物品卖掉。

停水断电阜阳白宫再现野蛮拆迁

士兵证可以贷款买房吗


2007年初,淮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兵,在阜阳注册成立了阜阳成大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还是董兵。2007年4月17日,在未经招、拍、挂等合法程序的情况下,阜阳市国土资源局直接变更土地性质,与阜阳成大房地产公司法人“董兵”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以1234.5万元的总价,将44.37亩土地出让给董搞商住开发。就这样,从2006年7月21日到2007年4月17日,淮南老板董兵自买自卖,仅仅用了不到9个月时间,就以阜阳成大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董兵”的身份,从阜阳市泉北酿造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兵”手里,拿到了44.37亩国有土地的商住开发权,一块政府划拨的土地经过转手,变为可供开发的商住用地。
根据阜阳市人民政府市区土地级别划分范围,阜阳市酿造厂土地属二级地,该地2003年的基准地价就达到了90.93万元/亩,也就是说,在2003年6月,这块地的市值已经达到,4000多万元。那么,多年后的地价市值应该是多少?我们找到了一份2008年4月阜阳市国有土地使用挂牌出让公告,一块三级地的挂牌价就达到了288万/亩,这44.37亩土地属于阜阳市政府划定的二级地,价格肯定高于三级地。即便按照三级地的市值价,这块地的总价也超过了1.2亿。而阜阳市国土部门却以1234.5万元的总价给贱卖了,每亩仅折合28.8万元,也就是说,上亿元的国有资产就这样白白流失了。
而这一切,都是经过颍泉区政府原区长王玉峰(现接替白宫书记张治安,成为颍泉区委书记)主持的第三十五次和三十九次常务会议拍板定案的。而当时,“白宫书记”张治安还在颍泉区主政。
令人震惊的是,开发商违法拿到酿造厂44.37亩国有土地的商住开发权后,便开始逼着住在厂里的职工拆迁。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07年,酿造厂100多名职工推选李怀富、周军、杜运兴、谢学芳、张逢明、张义等6人为职工代表,踏上上访之路。
让这些职工代表没想到的是,2009年2月17日,李怀富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3月21日被执行逮捕,12月9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将近10个月;
2009年5月15日,周军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7月16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1个多月;
2009年5月15日,杜运兴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6月14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1个月;
2009年2月17日,女工谢学芳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3月4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半个月;
2009年2月17日,张峰明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3月5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半个月;
2009年2月17日,听说阳光保险的人身意外险病死会赔偿吗。杜运兴妻子冯兆华被颍泉公安分局刑事拘留,3月21日被取保候审,被关押1个多月;
职工张义被上网追讨。
2009年2月19日晚,职工冯兆华家被搜查,5名派出所人员拿走存有4万元的存折及上访材料。
奇怪的是,这些被冠以“敲诈勒索”罪名的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内签订了拆迁协议书和保证书后,均被释放。
职工代表张逢明告诉记者,他被抓进去后,公安劝说他尽快签订拆迁协议。
在签订完拆迁协议书后,张逢明被释放。
周军和李怀富因为拒绝签订拆迁协议,被羁押的时间最长。
职工代表们被抓引起了酿造厂职工们的极大愤怒。为了防止职工到上级部门反映此事,2009年2月17日7时,颍泉区人民政府组织200多人(有警察和社区工作人员,还抽调农村的村干部)对酿造厂家属区所有职工及家属子女进行人身限制。
“大门口和过道里都有多人把守,每户派几个人看着,不许我们和家人出门,连上公共厕所都有人陪同。什么是买卖房屋面签。”职工刘桂兰告诉记者。
2月26日至27日,200多名干部进驻酿造厂家属区,奉命对各家各户“做工作”。
颍泉区检察院以李怀富、周军、杜运兴三人涉嫌诈骗罪、敲诈勒索罪,谢学芳、张逢明两人涉嫌敲诈勒索罪,向颍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颍泉区法院于2009年10月19日、10月26日、12月3日三次开庭审理后,颍泉区检察院于今年1月18日突然撤回起诉;1月19日,检察院向5人下达了不起诉决定书。
而记者在查阅本案卷宗后惊人地发现,该案的案件来源居然是“上级领导交办”。更具体点来说,交办人就是接替白宫书记张治安的现白宫书记王玉峰。颍泉公安分局更是在尚未立案时,就已经开始对相关人员进行讯问,而且很多询问笔录根本就没有注明询问时间。
荒唐透顶的是,李怀富等人是2009年2月17日被刑事拘留的,颍泉区检察院的起诉书却“认定”,几个人的作案时间是2月21日。李怀富苦笑着告诉记者:当时我在看守所里,怎么作的案啊?
此事经本空间连续披露后,颍泉区和开发商收敛了一段时间。但全国两会过后,野蛮拆迁又开始了。
据职工代表介绍,3月19日上午,颍泉区中市办事处武装部长来红卫与泉北社区主任祁怀义及开发商项目经理丁某,带领100多名身份不明人员,每人发一顶安全帽,开着两台挖掘机将厂里的墙头推倒,从缺口处进入厂区野蛮拆迁。职工周军、张义家的电表、电线被砸毁、砸断。孙继刚家的大门楼被推倒。如不是职工拼命制止,周军夫妻俩(当时周军与其半身瘫痪的爱人何爱娟都在屋内)险些被活埋。职工打110报警,也无人过问。11点多钟,颖泉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张秀山,带三四名警员到厂区找报警人谈话。在报警人与张队长谈话的同时,一群拿大锤的人,当着张队长的面还在进行着打砸。
下午2点多钟,在一百多名社会人员的护卫下,又把厂内办公楼砸倒。
这次野蛮拆迁,让周军、张义两家停水、停电,门前的路被切断。直到昨天,野蛮拆迁还在进行着。职工们向区委书记王玉峰反映,王书记说:地已经卖给开发商了,区里管不着。
酱油厂的职工不解:官商勾结造成上亿元的国有资产白白流失了,难道就没人过问了吗?我们拆迁户难道就没有尊严吗?
转载请注明——来自宾语的廉政空间()。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看书看不进去了?来看看微小说吧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