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台论文

导读:
本文转载自:(转载请注明) 原文地址: 浅析大陆与台湾离婚法律制度 作者简介:余开来,男,1976年11月30日出生,福建省三明市人,厦门大学本科,福建君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福建省法学会涉台法律研究会理事,QQ号码,手机、,通信地址:三明市三明广场大
孤独地守候 军婚离婚的法律规定

本文转载自:(转载请注明)

原文地址:


浅析大陆与台湾离婚法律制度

作者简介:余开来,男,1976年11月30日出生,福建省三明市人,厦门大学本科,福建君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福建省法学会涉台法律研究会理事,QQ号码,手机、,通信地址:三明市三明广场大厦A座9层。

摘要:祖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民众同根同祖,有共同的伦理道德标准。但由于历史和两岸相隔的原因,加上外来文化的冲击,在道德观念和标准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反应在婚姻关系上,对婚姻制度的认识有所不同。随着两岸交流的增多,两岸联姻比率不断上升,于此伴随着的是高概率的离婚。因此,对两岸离婚法律规定的比较研究越来越重要。

关键字:大陆 台湾 离婚法律规定比较

一、研究背景及意义

随着海峡两岸人员往来、经济文化各领域交流的迅速发展,两岸联姻大量发生。而由于婚前双方接触的时间短,了解甚少;婚后生活习惯差异大,没有共同语言,对台湾的风俗习惯不相适应,在其内心产生偏差;大多数都是经他人介绍,在他人的误导之下轻易的结婚等等原因,联姻后的婚姻关系不稳定,离婚概率较高。

由于历史原因,海峡两岸长期处于政治对峙的状态。因此,台湾和大陆在不同环境下,各自形成了相互差异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制度,存在不同的法律价值和追求,分别实行着性质不同的法律制度,导致在两岸交往中产生法律问题上的各种矛盾和冲突。面对大量存在的两岸联姻高离婚率的事实,如何在两岸婚姻法律规定不同的情况下,解决好法律冲突,已成为一个现实的需要。

二、两岸关于离婚的法律规定

(一)两岸关于离婚方式和条件的规定

1、大陆法律关于离婚方式和条件的规定

据我国的现行法律规定,夫妻之间因感情破裂离婚,可以选择两种途径,一种为协议离婚,一种为诉讼离婚。

(1)协议离婚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条:内地居民自愿离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

第十三条: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离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确属自愿离婚,并已对子女抚养、财产、债务等问题达成一致处理意见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离婚证。

(2)诉讼离婚

《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拆迁安置。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2、台湾亲属法关于离婚方式和条件的规定

《中华民国民法典》第四编“亲属”第二章“婚姻”第五节“离婚”是台湾地区离婚制度的主要法律依据。根据规定,台湾地区离婚的方式有两种,一是两愿离婚;一是判决离婚。

(1)两愿离婚

两愿离婚又称协议离婚,是夫妻双方合意解除婚姻关系的离婚方式。

《中华民国民法典》第1049条规定:“夫妻两愿离婚者,得自行离婚。但未成年人,应得法定代理人之同意。”两愿离婚必须完全出于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愿,就解除婚姻关系有明确的意思表示,凡是在恐吓、欺诈、胁迫、乘人之危、合谋串通规避法律、重大误解及附条件或附期限等情形下达成的离婚协议,按民法典总则关于民事行为的有效条件的规定,均为无效协议,不能产生离婚的法律效力。

第1050条规定:两愿离婚,应以书面为之,有二人以上证人之签名并应向户政机关为离婚之登记。

台湾地区户籍法第48条、57条规定:离婚登记,以当事人为申请人,原则上应须亲自申请,但有正当理由,经户证机关核准,可以书面委托他人为之。而实务中,为确保当事人离婚的真实、离婚的公示性,户政机关一般均不会核准离婚登记可委托他人进行。

台湾地区离婚登记,户政人员一般只有形式审查权。申请离婚登记当事人需向户政机关提出身份证明文件、经二人以上证人签名的离婚协议书,若为未成年人,须提交法定代理人的同意书,只要文件齐备,户政人员无不予登记之理由。当欠缺上述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之一时,两愿离婚便属无效,应予以撤销。撤销具有溯及力,即自始不发生离婚的法律效力。

(2)判决离婚

《中华民国民法典》第1052条第1款规定:夫妻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请求离婚:①重婚者。②与人通奸者。③夫妻之一方受他方不堪同居之虐待者。④夫妻之一方对于他方之直系尊亲属为虐待,或受他方之直系尊亲属之虐待,致不堪为共同生活者。⑤夫妻之一方以恶意遗弃他方在继续状态中者。⑥夫妻之一方意图杀害他方者。⑦有不治之恶疾者。⑧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者。⑨生死不明已逾三年者。⑩被处三年以上徒刑或因犯不名誉之罪被处徒刑者。该条第2款同时规定:有上述十项以外之重大事由,难以维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请求离婚。但其事由应由夫妻之一方负责者,仅他方得请求离婚。

台湾地区限制有责配偶的离婚请求权,使离婚制度显示出较为强烈的惩罚主义的立法,有违现今各国立法例有责离婚主义走向无责离婚主义、由严格走向宽松的发展趋势。鉴于此,2001年台湾行政院通过“修正案”对此作了一些修正和删除。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l)规定夫妻因婚姻破裂而有难以维持共同生活的重大事由,不论有责、无责,任何一方都可以提起离婚 。

2)增加了“夫妻不继续共同生活5年以上的,可以提起离婚诉讼”的规定。

3)由于长期以来实际审理时证据不易认定,将“与人通奸者”的规定为“与配偶以外的人合意发生性关系者”。删除了“夫妻之一方对于如之直系亲属为虐待,或受他方之直系亲属之虐待者”这种具有浓厚传统色彩的规定。删除了“不治之恶疾”、“重大不治之精神病”、“生死不明己逾3年者”的规定。因为这三款均为无责任离婚原因,而且近年离婚诉讼案例上适用此规定者甚少。

5)有关重婚的效力问题,“修正案”增加了“例外重婚有效”的规定。如老兵在大陆己婚,来到台湾再婚,老兵和在台配偶均确认前婚己灭失,双方结婚虽构成重婚,但后婚效力应于维持,不过,前后婚配偶都可以提起离婚之诉。

(二)两岸关于判决离婚的限制

1、大陆法律关于离婚的限制性规定

(1)对现役军人配偶离婚请求权的限制

我国《婚姻法》第33条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

现役军人,是指正在人民解放军或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服役、具有军籍的人员。退役、复员、转业军人和在军事单位中工作但具有军籍的职工,均非现役军人,其配偶提出离婚,按一般规定处理。

所谓“须得军人同意”,是指军人配偶要求离婚时,如果未经军人本人同意,一般不得准予离婚。在处理离婚纠纷时,我们既要依法保护现役军人的婚姻,同时也要根据具体情况保护军人配偶的合法权益。因此,在现役军人的配偶提出离婚时进行说服教育,尽量调解和好或判决不准离婚。

该条中规定的“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是指军人一方有如重婚、婚外同居、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及其他重大过错

(2)对男方离婚请求权的限制

《婚姻法》第34条规定:“女方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诉讼请求的,不在此限。”

该条仅为男方离婚请求权行使时间上的限制,并非剥夺男方的离婚请求权。在上述法定期间经过后,男方仍有权请求离婚。

女方在此期间提出离婚的,不受本条限制。在上述期间,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也应予以准许。

(3)对原告再次起诉的限制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11条第7项规定,判决不准离婚和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没有新情况、新理由,原告在6个月内又起诉的,不予受理。被告起诉的,不在此限。如果出现表明感情确已破裂的新情况、新理由的,原告可以在6个月内再次提起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确属新情况、新理由,应当依法受理。

2、台湾法律关于离婚的限制性规定

(1)对于军人离婚之限制

被台湾地区的《军人婚姻条例》规定:……执行作战命令或服务最艰苦区之军人或其配偶,不得向法院请求离婚,即使有任何法定离婚原因,其诉权均被停止:依法征召入营服役之军人或其配偶,在服役期间除依民法典所定重婚、意图杀害、被处3年以上徒刑或因犯不名誉之罪被处徒刑的离婚理由之外,不得向法院请求离婚。

(2)离婚请求权因除斥期间经过而消灭

依据《中华民国民法典》第1053、1054条的规定:因配偶重婚或通奸而享有离婚请求权之一方于知悉后已逾六个月,或自其情事发生后已逾二年者,不得请求离婚:对于意图杀害他方及被处三年以上徒刑或因犯不名誉之罪被处徒刑者,有请求权之一方,自知悉后己逾一年,或自其情事发生后已逾五年者,不得请求离婚。

(3)公平条款的限制

依据2001年台湾行政院通过的“修正案”,为避免提起离婚的事由遭滥用,增加“公平条款”,法院认为离婚对于拒绝离婚的一方显失公平,或对于未成年子女明显不利的,或斟酌一切情事,认为有维持婚姻必要的,仍可以驳回离婚之诉,以此来缓和无过失离婚可能带来的不公平。

(三)两岸法律关于离婚程序的规定

1、大陆法律关于离婚程序的规定

(1)协议离婚

《婚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拆迁安置。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

(2)诉讼离婚

《婚姻法》第32条规定:“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调解是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的必经程序。在诉讼过程中进行调解,有利于对当事人进行法制宣传教育和思想指导工作,妥善、慎重地处理离婚案件。调解有三种结果:第一,调解后双方当事人和好,原告撤诉,诉讼结束;第二,双方当事人达成离婚协议,人民法院按协议制作离婚调解书,调解书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婚姻关系自此解除;第三,调解无效,应立即进入下一诉讼程序。

2、台湾法律关于离婚程序的规定

(1)对于两愿离婚的,必须到户政机关办理登记,否则无效。

(2)诉讼离婚

离婚前的调解

台湾地区《民事诉讼法》第577条规定:“离婚之诉及夫妻同居之诉,应经法院调解。”这种调解具有强制遵行的效力。诉讼上的调解适用简易程序中关于调解的规定。具体而言,调解由法院指派法官主持,可以由当事人在起诉时申请调解,也可由法院直接根据当事人的起诉进行调解。调解时,除法官和当事人双方参加外,当事人双方还须各自推举数目相同的一至三人作调解人协同调解。经调解成立而作成调解书,调解书与法院的确定判决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但如前所述,台湾地区民法典1985年修改之后,规定到户政机关办理登记是协议离婚的必经程序。这样以来,即使经法院调解,双方当事人同意离婚,亦有书面的离婚协议书,但按民法典的要求还须完成登记之要件,始可发生离婚之效力。而此,则与法律规定之调解、和解与判决有同等效力的规定互相矛盾。故在司法实务上,法院办理离婚案件时,不得为诉讼上和解离婚。虽然,离婚案件诉讼前的调解,为强制规定,但其主要目的,在于起诉前劝导夫妻消除离婚之意思,复归于好。因此,台湾法院之调解,只劝和不劝离,故不能发生调解离婚之结果。

和解

台湾地区《民事诉讼法》第一审程序编对和解作了专节共四条的规定:其主要内容包括 :

1)法院不问诉讼程度如何,如认定当事人有和好之望者,得以裁定命于6个月以下之期间内停止诉讼程序,试行和解,但以一次为限。

2)因试行和解得命当事人或法定代理人本人到场。

3)试行和解而成立者,应作成和解笔录。和解笔录应于和解成立之日10日内,以正本送达当事人。

4)和解成立者,与法院的确定判决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和解有无效或可撤销之原因者,当事人得请求继续审判。

(四)两岸法律关于离婚法律后果的规定

1、大陆法律关于离婚法律后果的规定

(1)人身关系上的法律后果

离婚后双方终止共同生活关系,因夫妻身份而确定的相互扶养的权利义务、相互继承的权利、监护关系均因离婚而消灭,同时当事人获得再婚的权利。但是,离婚对父母子女的关系并无影响。父母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离婚而消灭: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方或母方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

(2)财产关系上的法律后果

确定离婚,应对夫妻共同生活财产与个人财产进行认定和分割、对债务进行定性与清偿、特定情形下的经济补偿、对生活困难一方的经济帮助。

《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第四十条: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

第四十一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第四十二条: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2、台湾法律关于离婚法律后果的规定

(1)人身关系上的法律后果

现行的《中华民国民法典》并未明文规定离婚对夫妻人身关系的效力。离婚直接导致夫妻人身关系的解除是自不待言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夫妻姓名的回复。依现行的《中华民国民法典》第1000条规定:夫妻在结婚后虽各保有其本姓,但得书面约定以其本姓冠以配偶之姓,并向户政机关登记。可见,在台湾地区,夫妻结婚后各自的姓名可能会发生变化。夫妻离婚,使得夫妻身份关系解除,可以产生当事人姓名更改回复的效力。

再婚自由权恢复。一旦婚姻关系依法解除,男女双方就享有了再婚的自由,女子不再受待婚期的限制。

同居义务的解除。《中华民国民法典》第1001条明确规定,夫妻互负同居之义务。离婚解除夫妻关系,同居义务当然消灭。

夫妻互为日常家务代理人的资格丧失。

夫妻之间的监护职责免除。依据《中华民国民法典》,夫妻一方因精神病而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时,他方是第一顺序的法定监护人,承担监护职责。离婚使配偶身份不复存在,其间的监护职责因此而免除。

姻亲关系消灭。《中华民国民法典》第971条明确规定:“姻亲关系,因离婚而消灭,结婚经撤销的亦同。”但姻亲关系消灭后,姻亲间结婚的限制仍然适用。

(2)财产关系上的法律后果

夫妻间相互扶养的权利义务终止、夫妻间法定继承权消灭、夫妻财产关系终止。《中华民国民法典》第1058条规定:夫妻离婚时,除采用分别财产制者外,各自取回其结婚或变更夫妻财产制时之财产。

三、两岸关于离婚法律规定的比较分析

(一)关于协议离婚规定的比较分析

1、实质要件:大陆和台湾对协议离婚实质要件都要求离婚当事人双方自愿,对离婚达成合意。不同的是,台湾还多了一条对离婚当事人是未成年人时的规定,即:未成年人协议离婚的,需经过法定代理人的同意。这是因为大陆婚姻法规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依据大陆《民法通则》规定:年满18周岁为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见,法定婚龄高于成年年龄。大陆法律禁止未成年人结婚。台湾关于法定婚龄的规定较大陆低。台湾民法第980条规定:男未满十八周岁,女未满十六周岁者,不得结婚。而台湾民法规定20周岁为成年,法定婚龄低于成年年龄,因此就出现未成年人结婚的现象。

2、形式要件:大陆法律规定,协议离婚的双方当事人应当共同到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台湾的法律规定两愿离婚,应以书面为之,有二人以上证人之签名并应向户政机关为离婚之登记。二者的差别在于台湾的法律还有强制规定必须有两名以上证人到场签名作证,这样的规定与台湾自身的观念认识有关。

(二)关于诉讼离婚事由规定的比较分析

大陆和台湾法律对夫妻一方要求离婚提起离婚诉讼和法院判决离婚的依据都以列举的形式做出规定,但是依据不同。对比二者所列举的内容,总体上台湾的规定比较具体、操作性更强。

大陆法律所列举的“与他人同居”在司法实践中很难举证,很难把握合法取证不侵权的尺度,而兜底条款“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规定抽象笼统,操作性不强。而台湾的法律在列举出十项的具体事由外,以“有上述十项以外之重大事由,难以维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请求离婚”为兜底条款。相较于大陆法律规定的“感情破裂”客观性的表述而言,“难以维持”的表述更加注重婚姻当事人的主观感受,显然更适合。另外,台湾法律结合长期以来实际审理时证据不易认定,将“与人通奸者”的规定为“与配偶以外的人合意发生性关系者”,增加了可操作性。在这方面,大陆可以借鉴台湾的立法,考虑司法实践举证难的现实,将法律规定具体化。

(三)关于诉讼离婚限制性规定的比较分析

大陆和台湾法律都对军婚给予充分保护,对军婚离婚作出了比较严格的限制,这方面的规定大致相同。此外,两岸也有各自的其他的离婚限制性规定。

大陆法律从保护女性弱势群体的权益方面考虑,增设了女方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的规定。大陆法律另外一个离婚限制性规定就是对原告再次起诉的限制,即:判决不准离婚和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没有新情况、新理由,原告在6个月内又起诉的。这是出于防止当事人滥诉,也给当事人时间冷静考虑是否确有离婚的必要。

台湾法律则对因配偶重婚或通奸而享有离婚请求权一方行使离婚请求权规定严格的法律除斥期间。法律之所以如此规定,是因为离婚请求权发生后,如长时期不行使,则通常情况下有请求权之一方的痛苦日渐减轻,多可推定其愿意继续维持婚姻生活。此外,2001年台湾行政院通过的“修正案”,以“公平条款”形式,旨在纠偏在无过错离婚中可能出现的不公平现象。

两岸法律在诉讼离婚限制方面的规定都是出于良好的立法初衷,内容合乎情理,值得相互借鉴,以完善立法。

最后,关于两岸法律在离婚法律后果的规定大体相同。但因为有些人在结婚后仍然保留以本姓冠以配偶之姓的做法,因此,离婚时有恢复本姓的规定。

结语

总体上看,台湾关于离婚的法律规定较大陆详细、具体、完善;大陆法律的规定剔除了封建落后的内容,形成一些比较先进的立法理念,但比较抽象,不够全面和具体,立法技巧尚需改进。因此,两岸以后在进行婚姻家庭关系的立法时,可以借鉴对方已取得的立法成就,完善自身法律制度。

推荐阅读: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一方婚前房屋拆迁所得补偿,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吗?
下一篇:哪些情况绝对不宜结婚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