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人未富先老,应对老龄化严重滞后

导读:
研究表明,2015—2035年将是广东老年人口数量增长最快的时期,2015年之前的“关键五年”,可以说是广东布局解决养老问题的“窗口时间”。 对社会有忧患意识的人士认为,2010年可能将是养老问题发展的一个节点。 除了“4-2-1”家庭的养老负担外,曾在改革开放之初,
乱舞天下
研究表明,2015—2035年将是广东老年人口数量增长最快的时期,2015年之前的“关键五年”,可以说是广东布局解决养老问题的“窗口时间”。
对社会有忧患意识的人士认为,2010年可能将是养老问题发展的一个节点。
除了“4-2-1”家庭的养老负担外,曾在改革开放之初,一度拉低广东老龄化水平的大量年轻外来打工者,今年也大多超过了50岁“知天命”的年龄。他们对人口老龄化的推动不可小觑。
这是一个与我们每一个人都密切相关的话题。
养老之“缺”
机构养老公办太挤民办太贵
养老院真是这么难进吗?记者带着疑问走访了广州部分公办和民办养老院。
广州市老人院是广州最大的一家公办养老院,有床位1100张。院长洪佩贤说,现在排队申请入院的老人已经达到100多名,而且每天市民的咨询电话仍在不断地打来。“目前床位几乎满了,总人数在1090人以上,只留有极少数机动床位供特殊需要时使用。”
广州市民政局知情人士说,市老人院最高峰时有200多人排队等候入院,越秀区福利院也曾出现数十名老人排队等候入院的情况。
“公办养老院"爆棚"原因很复杂。”洪佩贤说,“面积大、环境美、功能全、收费低都是广州市老人院吸引老人入住的因素。”
记者了解到,由于公办养老院是义务服务型的,政府把工作人员的工资、水电杂费等全部包下来,一般需要护理的老人每月交纳费用在1500元左右,身体好、能自理的老人交1100元左右。最重要的是,老人要交的一次性购置费只有5000元。
公办养老院出现“爆棚”,民办养老院单人房、双人房也非常紧俏。特别是买民办养老院条件好一点的床位,所要交的一次性购置费动辄就是好几万甚至十几万元。高昂的购置费让老人望而却步。
广州一家民办养老院接待部人员说:“养老院里普通床位很紧张,供不应求,但价格高一些的别墅、高级公寓还有很多可以选择。”
记者看到,这家养老院的低价房光线阴暗,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异味。然而,就在隔壁不远的地方,有几座新大楼,楼外树木成荫,楼内生活设施齐全,但购买床位的一次性购置费在上万到十几万不等。这笔一次性购置费是不退的,令很多人难以承受。
还有一些民办养老院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环境差、设备简陋等问题。有的民办养老院里,健康老人与不能自理老人、痴呆老人住在同一栋楼,甚至同一楼层。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省每100个老人才有1个养老床位。各类养老机构所能提供的养老床位有9万张,仅为老年人口总数的1%。既远低于发达国家的5%至7%,也落后于发展中国家2%至3%的平均水平。根据省民政厅2009年10月做的一项抽样调查,全省有超过5.8%的城市老年人有意愿入住养老机构。
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较,广东养老机构发展水平似乎与经济强省的地位有些不相称。相比之下,截至2008年底,上海养老总床位已达8万张,占本市户籍老年人口的2.8%。
社区居家养老部分“星光之家”变成收费麻将馆
养老机构的建设速度毕竟赶不上老年人口增长的速度,这就需要依托社区,为居家的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康复护理和精神慰藉等服务。
但是,目前,我省还处于起步和试点示范阶段,“覆盖面过窄,发展滞后”成为不争的事实。
记者了解到,全省37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示范点仅为5万多名居家老年人提供了不同程度的到户服务。社区老年人福利服务设施和活动场所达到4683个。
除覆盖面窄之外,社区养老服务配套设施投入不足的问题也很明显。
“就拿社区的星光老年之家来说,本应无偿提供给老人休闲娱乐,但现在有的变成了收费麻将馆,有的关门大吉,有的设备陈旧、管理混乱。”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作为社区的一项重要的养老服务设施,“星光老年之家”的现状似乎与建设的初衷相违背。大部分的“星光老年之家”投入使用后缺乏后续运作经费,一些场地闲置或被挪作他用,很多就沦落成个人承包的收费麻将馆。
而作为居家养老的重要载体,“平安通”从2008年8月正式启动后,一直推行缓慢,并没有达到预想的受欢迎程度。有的困难家庭根本就没有安装固定电话;不符合低收入条件的老人对此也并不欢迎,主要是不愿支付每月的服务费。
养老之难
资金难广州的投入还比不上无锡
“养老服务建设投入严重不足。”省民政厅厅长刘洪说。目前,养老服务经费尚未纳入财政预算,省各级财政预算中都没有“社会福利”的专项科目。由于每年没有稳定的养老服务经费预算,开展养老服务的经费主要依靠福利彩票公益金。
刘洪说,看看邻居香港,不仅将包括安老服务的社会福利服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而且每年支出上百亿元,仅2008年就支出390亿元。从国际上看,日本老年社会福利服务开支占国民总支出的10%左右。
广州市老人院院长洪佩贤说,北京、上海、天津、武汉、长沙每年由发改委立项,财政给钱,拨1到2亿扩建养老院。广州市与这些城市相比真的不算多,甚至连一些像无锡这样的中等城市都比不上。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大对养老事业的投入,在财政上对养老机构给予更大的支持。
记者了解到,广州市老人院从建院以来,发展需要的资金40%是财政拨款,60%是通过福彩、社会热心人士捐款筹措的。
对于民办养老院来说,政府投入的支持也有欠缺。
目前全省仅珠三角广州、深圳、中山等部分城市出台了扶持民办养老机构的政策,对民办养老机构给予资金补贴。
社区、居家养老也面临着资金的困扰。记者了解到,社区养老服务设施投入不足,导致大部分的“星光老年之家”就因缺乏后续经费而被闲置或被挪作他用。2007—2008年,省级福利彩票公益金投入了3300万元资助220个社区“星光老年之家”建设,这对全省来说只是起到了示范作用。
省人大代表、广州黄埔区文冲社区办公室主任陆翠芬说,社区居委会很想把居家养老服务搞好,但是经费有限,人力方面也没有保障。现在都说居家养老是今后养老服务发展的一个方向,这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同时调动更多的志愿者和有医疗技术的护理人员投身社区才行。
另据记者了解,当前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为每个床位提供每月1万元港币的补贴,如果是居家养老,则每月补贴4000元。尽管香港的消费水平比较高,但相比之下,广州市为福利机构提供的每人每月60—100元的运营资助、中山市每月每张床位补贴100—150元就显得捉襟见肘。政策难
无长远预期,有经营者干一票就收山
目前,我省尚未制定出一个发展养老服务的专门规划,个别有针对性的政策规定也遭遇到难以落实的尴尬。由此带来的问题体现在养老的方方面面。
例如,在促进养老机构建设方面,我省出台了《广东省民办社会福利机构管理规定》,对民办福利机构在设置条件、维护服务对象权益和规范管理方面提出了要求,对民办福利机构在购置土地、房屋建设、用水、用电、用煤气、政府购买服务等方面明确了一系列优惠政策。
据了解,一些民办养老机构在实际中基本享受不到划拨土地的优惠,过高的土地价格让准备兴办民办养老机构的投资者望而却步。
很多民办养老机构的经营场所是通过租赁方式获得的,而根据国家规定租赁合同最长期限是20年,有的经营者干完这一票就准备收山,所以不敢也不愿追加投资。这种时间上的限制很难鼓励养老院扩建和改善内部硬件环境的积极性。
部分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的发展还存在着一些制度性障碍。有些民办养老服务机构处于“四无”状态,即无法人资格、无银行独立账户、工作人员无明确身份及待遇、管理经费无保证,造成部分民办养老机构不愿注册登记,得不到政府的有效监管。连锁加盟
在居家养老方面,我省还没有制定省级层面的《居家养老服务指导意见》,各地市的发展处于自发无序状态。本应无偿提供给老人休闲娱乐的“星光老年之家”有的变成了收费麻将馆,有的关门大吉,有的设备陈旧管理混乱;“平安通”电子信息呼援服务平台推进缓慢等问题的出现,也跟缺乏宏观政策和实施细则的指导扶持有关。
养老关键五年来临
独子时代:“4-2-1”家庭养老新课题
20世纪70年代,面对严峻的人口形势,我国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控制人口增长。
30多年过去了,由于实行了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我国少生4亿多人。
家庭的变化也随之产生。由于独生子女增多,家庭平均人口逐渐下降,家庭构成呈现小型化趋势,呈现4个老人、2个中年人、1个孩子的“4-2-1”家庭结构。
“独子时代”已经来临,同时带来了养老新课题。据了解,1979年我国妇女平均初育年龄为24岁至25岁,2010年差不多都到了退休年龄,将要步入老年。根据新华社1980年发布的一则消息,1979年全国有607万个家庭领取了独生子女证。
省人大代表、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说,70年代的这一批独生子女已“人到中年”,夫妻俩上要照顾4个老人,下要抚养年幼的孩子,他们的工作压力大,加上房价等生活负担的日益沉重,再让他们像传统社会那样把老人照顾好非常难,更别提对老人的精神抚慰了。所以说,养老的困境在越来越多的家庭发生。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政府和全社会早做研究,早做准备。
对社会有忧患意识的人士认为,2010年可能将是养老问题发展的一个节点。除了“4-2-1”家庭的养老负担外,曾在改革开放之初,一度拉低广东老龄化水平的大量年轻外来打工者,今年也大多超过了50岁“知天命”的年龄。他们对人口老龄化的推动不可小觑。
与时间赛跑:抓住“关键五年”的“救命稻草”
当前,广东社会老龄化程度在全国各省、市、区中排在前列。全省65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比例已达8.17%,且每年以3.5%的速度递增。
2015—2035年将是广东老年人口数量增长最快的时期,平均每年净增长48万人左右。2035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1700万人左右,2050年达到2100万人。广东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从7%增加到14%,从人口老龄化社会跨入老年社会,约需要25年时间,是一个过程短、速度快的进程。
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和广东老年公共事务研究中心2009年联合发布的《关于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建设美好和谐社会的报告》指出,广东可以说是“未富先老”,在思想、理论、制度和政策措施上,我们的准备严重滞后。原来已经猝不及防,再不重视并加紧研究应对方案,必然积累成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
“我们在做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准备时要与时间赛跑,不能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再去做。”省社科院一名专家说,广东现在还是处在老龄化的初期,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在2015年老年人口增长高峰到来之前的“关键五年”内,抓住机会,不断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加大养老服务设施的投入,为进一步的老龄化做好物质准备,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应对余力。
对养老问题给予前所未有的重视和规划,可能将成为解决日益紧迫的养老问题的“救命稻草”。
广东应对
期待养老纳入“十二五”规划
记者了解到,省民政厅已经制定了近期开展养老服务的思路和路径。今年,把养老服务规划纳入“十二五”规划是最根本的一步,其中包括养老机构设施规划和居家养老服务规划。据透露,至2015年,珠三角地区养老机构床位数要达到老年人口的3%;珠三角街道(乡镇)层面要建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村(居)要设立居家养老服务站(点)。
省民政厅透露,将指导各地根据省政府出台的《广东省民办社会福利机构管理规定》制定实施细则,量化民办社会福利机构优惠措施;制定民办社会福利机构资助管理办法,探索建立居家养老服务补贴制度。珠三角各市被要求在2010年要全面出台民办养老机构扶持政策。
省民政厅将根据2008年国家十部委局《关于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意见》,争取出台居家养老服务指导意见。2010年,广东将启动居家养老示范工程,首先集中打造广州、佛山两市示范点,取得经验后,再向珠三角各市铺开,以此带动全省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开展。
另据悉,今年我省将对“星光老年之家”进行重点整顿,使它真正成为养老服务平台,发挥其设施功能的作用。(记者李强统筹徐林) (来源:《南方日报》)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详解(深圳-注)居住证功能和持证人权益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