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企业内刊精选

导读:
编辑手记:房地产开发已经十年,在这十年中,我们造就了许多的财富,除了城市森林般的建筑外,也制造出许多精神财富。比如财经人物、新闻事件、生活态度,以及源出我们产业的文化。这其中,各大企业的内刊实在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北京,我们能够看到《万科
心语飞扬
编辑手记:房地产开发已经十年,在这十年中,我们造就了许多的财富,除了城市森林般的建筑外,也制造出许多精神财富。比如财经人物、新闻事件、生活态度,以及源出我们产业的文化。这其中,各大企业的内刊实在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北京,我们能够看到《万科周刊》、《华润置地》、《红石小报》等,一些实力企业实际上还拥有正式刊物,比如城建开发的《城市开发》,天鸿集团的《中国房地产信息》等,在服务行业中也有如伟业的《地产界》、威格斯的《技术要点》等,至于金地、当代、珠江、金源等企业不定期的刊物,更是多如牛毛。


从好方面讲,这批生力军是职业刊物的一个强大补充,从坏方面看,他们的存在是对职业刊物的一大讽刺。但不管怎么样,到了2002年,我们应该拿出一份心情来关注他们了,我们必须开一个栏目来接受他们,以飨读者并以警自身。


在此欢迎各大房地产及相关行业的企业赐刊。


新 闻

开通“总经理热线”一月感言

文/《置地会》郭钧


自2001年11月19日,华润置地开通了“总经理热线”,到今天已经满一个月了。我每天都仔细阅读业主、客户在网上贴的贴子,并督促公司的有关部门和人员积极回应这些意见和建议,并给予及时圆满的解决,甚至一些紧急或带有共性的问题还安排公司其它负责人直接出面到业主家中或与业主代表座谈的方式沟通意见。


但是,请广大业主谅解的是,你们需要的是持久的优质服务而不只是一次投诉的解决,总经理不可能直接对每一位客户进行面对面服务,如果有必要,效率肯定不会高。总经理要抓紧做的是建立高效的客户服务系统和制度,才能保证对全体业主和众多客户的持续服务。


既然我们开了“总经理热线”,我们也就做了“挨骂”的准备。然而,谩骂和煽动并不是投诉。客户的意见就是我们工作的压力,没有必要认为只有采取别的什么手段才能施加压力解决问题。业主和客户是我们共同的利益伙伴,只有充分尊重业主和客户的利益才能促进公司的发展。

现 象

为中产者画像


珠江骏景主题客户通讯《星空》已经出过两期,其第二期的主题已经定为“献给风雨兼程的中国中产阶级”,并组织了一系列文章,诸如“为中产者画像”、“关于中产阶级的讨论”、“白领解析”、“中国白领文化往何处去?”、“中产阶级文化下的电影世界”、“瞧,这些中产阶级”、“另类观点中产者解购”等。全面扫描了中产阶级的定位、消费、现状、未来和梦想,看后让人大为释然。


《星空》称:中产阶级的年收入定位在1-5万美元;有自己稳定的第一居所;不仅有车,而且必须能有一辆象征中产阶级的汽车,比如本田系列;中产阶级的男性家庭观念比较重,而中产阶级的女性却出现单身越来越多的现象;作为共性,中产阶级是最认同西方价值的一群人,知识产权。而他们的过种比西方价值观忙得多的生活,甚至没有时间要一个孩子;另外白领文化已经离中产阶级越来越远了,等等。《星空》作为一本客户通讯,再次证明了其独特表现方式的成功,值得向业界推广。

声 音

废话者的声音

文/《万科周刊》余丛


作家米兰·昆德拉说:“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一说话,上帝会怎么样,况且说的又是废话。即使上帝会发笑,人照样还不是我行我素地思考;即使有人反对废话,我们还不是要把废话说出来。因为废话哽在这喉咙里,就像是一口腥臭的浓痰,不如一吐为快。看着知识产权。吐出来就变作无色无味的声音。


当然,废话不是说给上帝听的 ,也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是废话的至高境界。否则,废话不废,则要另当别论,或被人看作是话中有话。如果话中无话,就必定是话外有话,话外的话也只有意会了。悟性高的人说听出了弦外之音,悟性低的人就成了废话的发现者,悟性不高不低的人肯定就是那个蒙着面孔的上帝。


尼采认为上帝死了,事实上上帝是不会死的,因为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上帝。有的只是张上帝、李上帝和王上帝,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上帝是怎么看废话的,关键是我们自己的态度。废话一出口,总有它的轻重缓急;废话一出口,总有它的平仄上去;废话一出口,总有它的酸甜苦辣。废话不废话,终究是自个儿知道就行。

态 度

开放的万科及其敌人

文/《万科周刊》王永飚


话题的缘起,是“王石Online”一篇题为“万科兵败北京”的帖子引发的一场争论。万科立场表现出来的更多是一种狭路相逢的街骂,从“无耻”、“有病”到似真似假的威胁,反而肇事者卢元强表现出拿事实说话的品质。由于敌寡我众,又是在我方主场,最终好像万科立场占了上风,知识产权。又有篇以正视听的文章拿出来,搞了个道义上的胜利。正是这个过程让我失望。
万科一直是提倡沟通、透明的,王石还写了一篇“互联网颠覆传统管理模式”的文章,可惜的是互联网并没能颠覆万科人的思维模式,反而在人人有知情权、话事权的网上表现出拒绝沟通、拒绝事实、拒绝平等的姿态。(比如),有些(万科分)公司早已经直截了当地封掉了万网景,以开放、透明为名的网络,竟然遭到来自内部的封锁?令人难以置信。


值得反思的是,企业内部部门与部门之间、总部与区域公司之间、上级与下级之间、同事与同事之间的沟通是否通畅无碍?与此同时,是否时刻关注企业之外宏观大势的变化?行业政策的演变?资本市场的动向?竞争对手的进步?


万科正面临由小企业向大中企业的转变,如果不能返身向外,保持良好的空杯心态,我们就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俘虏,成长的俘虏。

论 坛

怀疑媒体

文/《红石小报》文子


记得在大学的英语报刊阅读课上,外教鲍勃曾不厌其烦地教导我们在阅读新闻报道时所应掌握的两个基本技巧:浏览和怀疑。


所谓浏览就是先迅速扫描文章标题,然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文章仔细阅读。


而所谓怀疑就是看到报道首先检查新闻载体的可信程度,比如《纽约时报》总体上讲要比什么地方的娱乐小报更具可信度。然后再检查消息来源的权威性,比如白宫发言人的引语要比二手的“据报道(reportedly)”更可信。最后在读事件(story)的过程中一路怀疑下去,直到报道中的信息不能再被否定为止。据鲍勃讲,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读到“事实真相”。 说实话,对于一个出生在七十年代的中国学生来说,这种方法不但古怪,而且很难引起我的重视。从小到大骨子里灌输的就是相信一切。发表出来的东西还要老百姓长第三只眼,真搞不懂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国家是怎么管他们的媒体的。可是走出大学校门后不久的一件小事改变了我的看法,并且逐步让我将鲍勃的教导掌握得炉火纯青。有一次看某报报道河南某地方生产优质柳叶刀,虽不能削铁如泥,绝对上乘的质量足够我练就矫捷如燕之绝技的。于是毫不犹豫汇款邮购了一把。没想到拿到的却是一把玩具似的白铁片。劈扎出去哗啦作响,同事们戏称之为“片儿刀”,并送我雅号“片儿刀大侠”。 当然这件事带给我的并不只是幽默,我长学问了:知道促使我买了“片儿刀”的那篇文章叫做“软性广告”,缩略语为“软文”,是商业媒体上司空见惯的文体。而且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人民日报》那样纯粹的媒体外,还有“商业媒体”的存在。而商业媒体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所以看报纸必须学会用第三只眼——外教鲍勃教我的知识派上用场了!


1999年互联网在中国热得烫手的时候,我已经在一家网络公司耗过了两年多的青春时光。媒体追捧互联网,也追捧网络英雄,于是我的老板就成了当然的人选。但当我们读到那些极尽华 丽辞藻的人物专访时,同事们打死也不能将文中的主人公同我们幸运的老板联系在一起。这时候我才明白:报道是怎样编成的。后来互联网落魄了,网络英雄们也蒸发了,当然,我也作为泡沫的一部分被挤出了“挨踢”行业,开始冷眼观潮退。突然有一天,我在国内两大门户网的论坛中看到了因克扣员工工资等行为被告上法庭并被唾沫淹得半死的我的前老板。这时候的媒体报道突然又一下子站到了这位网络前英雄的绝对对立面。


客观和中肯恐怕是对媒体最最基本的职业要求。然而这样的文章在许多急功近利的媒体中已经快要绝种了。


混迹于另一个快要烧糊涂的房地产行业的我,非常遗憾地看到了太多的“软文”和太多执词一面的报道。比如介绍到某个项目,你可以看到所有适当的誉美之词;说到行业的某个领军人物,几乎是先知般的准确预言和评价;还有说到业主与发展商的纠纷,几乎是弱势群体百分百的合理合法……


这样的媒体当然会有这样的读者群,看看论坛的贴子,就不难发现为什么像Talktive这样的人会成为房地产论坛上的威信人物。


元旦放假后第一天上班,张欣的助理Julie接到一个投诉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位自称姓陈的先生,也是《红石小报》的一位订阅者。投诉理由是《红石小报》最近越来越成为个人崇拜的宣传册了。并声言:如果《红石小报》继续这种歌功颂德的方向不变,他宁愿取消订阅。他更喜欢原先那种对行业有一定见解的《红石通讯》的风格。


我赶紧告诉Julie一个给别人解释的理由:前几期适逢现代城落成和年终盘点,免不了全是正面内容(连《东方时空》在元旦期间都报喜不报忧)。如果再有人有同样的投诉,这个理由应该比较充足的了。

这件事其实让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最近刚刚确定了新一年《红石小报》中肯客观的风格定位,而这样的读者明显是我们这份非正式出版物滋生的土壤。我们唯一的努力方向是当读者用怀疑的态度读完一篇文章后剩余的肯定内容越来越多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保险公司拒绝赔偿法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