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合同案例(4审定论反败为胜)(含上诉状、代理词)

导读:
郑州ZH公司诉XP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本金47万多元(按照52万多元起诉)。XP公司是承建过鸟巢、国家大剧院等顶级工程的一家特级资质建筑商,但在本合同中因与项目部矛盾激化而拒不承认项目部工程与其有任何关系,加之部分结算单均为王某某个人签名,还有20余
小兵 赠与撤销诉讼时效期间

郑州ZH公司诉XP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本金47万多元(按照52万多元起诉)。XP公司是承建过鸟巢、国家大剧院等顶级工程的一家特级资质建筑商,但在本合同中因与项目部矛盾激化而拒不承认项目部工程与其有任何关系,加之部分结算单均为王某某个人签名,还有20余万元砼款未办理结算,遂不向郑州ZH公司支付货款。ZH公司委托S律师起诉后一审惨败,案件一度限于绝境。

本人接手后,到郑州建委取得了关键性证据,但因举证时效所限,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一审时法院支持了郑州ZH公司的部分请求(22万余元),经据理力争,重审二审后大获全胜。

因本人曾在无实际财产担保的情况下成功实施了财产保全,该案最终回款.00元。办案过程中,除诉后赠送一面锦旗外,无其他诉讼开支。

法律文书:1、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2006)中民二初字第301号判决;2、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郑民三终字第6号裁定书;3、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2007)中民二初字第244号判决;4、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郑民三终字第438号判决。

附:上诉状摘要、代理词

上诉理由(原审一审上诉)

被上诉人2004年12月26日成立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大地公司综合楼工程项目部(以下简称项目部)并与其签订项目承包合同。合同第1条约定:“甲方(即被上诉人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授权项目经理苏英杰和工程负责人WWJ组建大地公司综合楼工程项目部,并全权指挥该工程建设的各项生产经营活动。”第5条约定:“甲方(即被上诉人)向乙方(即项目部)收取管理费的标准为该工程决算价的3%。款到位一次,扣缴一次。”项目部随后开始施工。

2005年4月10日上诉人与上诉人的该项目部签订《商品混凝土供需合同》,上诉人履约后,被上诉人拖欠上诉人大量价款未付。上诉人多次催要未果,2006年6月诉至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

上诉人提供了相关证据:1.《商品混凝土供需合同》(盖有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大地公司综合楼项目部公章);2.WWJ签署的《商品混凝土工程款结算单》(确认金额为.80元);3.《商品混凝土工程欠款明细表》及有被上诉人方员工签名的127张发货单。

上诉人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被上诉人一审中未提供任何证据,对于http://laws.88148.com/jingji/baoxian/20150209/549945.html。只是口头辩称其未授权项目部与上诉人签订上述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6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法院对于上诉人作出的公章具有真实性陈述不置可否,全面支持上诉人的做法明显错误,于事于理于法不合。

详述如下: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当,导致认定事实错误。

上诉人一审时提供的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根据民诉法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足以认定构成为法律真实。法院对上诉人一再强调的本案证据核心——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大地公司综合楼项目部公章具有真实性未作判断。

显然;如果公章系伪造,因数额特别巨大涉嫌犯罪,根据《刑事诉讼法》第84条明文规定,法院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如果公章真实,则法院判决错误。

二. 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法院一审判决的唯一法律依据是《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该条完整内容为;“(1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2款)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3款)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法院应当正确理解、三款同时适用。

三. 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

1.使用简易程序不当。

简易程序适用的条件是“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本案实际情况与要求恰恰相反,应该采用普通程序。法院的做法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142条的规定。

2.有意损害上诉人的处分权利。

开庭审理之后,上诉人发觉被上诉人有恶意推卸责任的企图,遂告诉法院我方将申请撤诉或诉讼中止,但原诉讼代理人从上海赶到郑州后被告知已经作出判决,几天后就要送达。法院的做法既违反了民诉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处分原则,也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136条的规定。

四.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一审庭审结束后,上诉人对案情进行了更深入的了解。特别是针对一审判决所错误认定的事实收集了新的证据。得知被上诉人2004年12月26日成立项目部并授权其运作,后来与项目部发生纠纷。2006年4月4日项目部委托HYY先生处理纠纷,最终双方因分歧较大而反目成仇。被上诉人对让其代替项目部付钱心有不甘,所以矢口否认二者有关系。然而这一切均属其内部事务,不会影响其对外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

现在上诉人已收集到一些相关证据,并提供一些证据线索申请法院调查取证,这些证据足以证明一审判决错误。

试想一下,大地公司综合楼工程项目是经过政府批准的项目,被上诉人是经过法律程序确认的承建方,如果一审中被告仅凭一句没有关系甚至没有授权,就可以让盖有公章的合同变成废纸,那么世间合同、政府公文的效力与权威将何在?社会的正义、秩序、效率将何在?

根据民法、民诉法等有关规定,请上级法院撤销原判,依法作出新的裁判。

民事代理词(原审二审)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接受郑州ZH混凝土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在其与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一案中,担任诉讼代理人。我调查收集了一些证据,并参加了法庭审理,对本案事实有了清晰的认识。现就本案主要的争议问题和法律适用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上诉人一审时提供的证据已经足以认定事实。

(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成立。

1.如同我国各商业银行开展业务时均使用营业部公章一样,各施工单位在开展业务时使用项目部公章已经成为惯例。被上诉人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至今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否认公章的真实性。

2.结算单上有项目部负责人之一的签字确认。送料小票的真实性被上诉人也为否认。如今大地公司综合楼的主体工程已经完工。

(二)被上诉人只对本案各证据的关联性口头提出异议,对真实性未提出异议。

二.事情真相。

政府部门对建设、施工单位的资质条件有严格的要求。大地公司综合楼是经过郑州市建设委员会批准的合法项目工程,对于银行保险。建委出具的《证明》表明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即被上诉人)是唯一合法的施工单位。

正是被上诉人违规将该工程承包给HYY、苏英杰、WWJ等人,才发生了后来的种种纠纷。

二.举证责任。

(一)被上诉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其口头反驳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要求当事人反驳对方的主张要提供证据,被上诉人一、二审均未提供任何证据,其反驳不能成立。

(二) 对于项目部公章的真伪应该由被上诉人在一审时申请鉴定。

若甲欠乙钱写有欠条,乙起诉后甲否认欠条上的签名,应该由甲申请鉴定。同理,本案中被上诉人否认公章的真实性应由其申请鉴定。

三.新的证据的问题。

上诉人提供的郑州市建委出具的《证明》为新的证据。该证明产生的时间为2006年10月日,是在一审结束后出现的。

关于二审中新的证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界目前最权威专家江伟教授在其编著的《民事诉讼法》(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中有明确说明:“二审

综上所述,建委的证明应该属于新的证据。

四.民法的首要价值在于公正。

经过法庭调查,当事人及法院对本案事实其实都心中有数。希望法院查清事实,客观公正的处理此案,使上诉人不因被上诉人等的恶意侵权而遭受巨大损失。鉴于本案当事人对证据看法分歧很大,案情十分复杂,一审法院使用简易程序明显不当,请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

请法庭查明案件事实,准确适用法律,依法判决。

此致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 邓开贤

二 0 0 七 年 一 月 十 八 日

上诉理由(重审一审上诉)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因商品混凝土(砼)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业经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2006年一审、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初二审发回重审,现由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作出新的判决。被上诉人收受砼后,先由现场施工人员在发货单上签字,再办理结算。银行保险。本案中,判决对工程负责人WWJ签字的结算(2005.3.15-9.14日)金额进行了认可,但对未结算的127张发货单(2005.10.22-12.8日)金额.00元不予支持。该判决中部分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改判。法院应判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砼款本金共.80元及利息。

一.一审判决自相矛盾,认定事实错误。

在一系列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法院对被上诉人工程负责人WWJ签字确认的结算金额完全认可。而WWJ办理结算的根据就是一张张的发货单,这些发货单最后几批的签字人就有王刚、张光强,说明此二人的代签行为是得到WWJ的认可的,而WWJ又是代被上诉人承建工程,那么,随后此二人的签收虽然未最终办理结算,但其代项目部收货的事实是很清楚的。反过来,如果只承认结算单,不承认收货单,那么,就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买卖都存在道德风险,这既不符合常理,也显然是法律不允许的。

二.王刚、张光强的行为至少构成表见代理,依法应由被上诉人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工程负责人WWJ办理结算的时间是2005年10月10日,其对王刚、张光强此前签字完全认可,那么2005年10月22日至12月8日在同一工地由相同的人员签收,上诉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此二人有代理权。

三.法院适用法律不当,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被上诉人一方面否认王刚、张光强的签收与其无关,另一方面,却无法提供其持有的发货单,那么,上诉人提供的有其他证据印证的发货单依法应该得到认可。

四.法院应当调查收集必要证据。

《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本案中,每一张发货单对浇注部位都有明确记载,截止至2005年9月14日,楼的主体远未完工,而到了12月8日,发货单显示楼已经主体完工。该楼位于东里路与紫荆山路交叉口东北角附近。为了查清事实,法院依法应当进行现场调查工程进展情况,甚至委托有关机构审核该楼使用的混凝土数量,以便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

根据民法、民诉法等有关规定,请上级法院撤销原判,依法作出新的裁判。

民事代理词(重审二审)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接受郑州ZH混凝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ZH公司)的委托,在其与XP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P公司)买卖合同纠纷重审上诉一案中,担任诉讼代理人。我调查收集了一些证据,并参加了法庭审理,对本案事实有了清晰的认识。现就本案主要的争议问题和法律适用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 ZH公司一审时提供的证据已经足以认定事实,XP公司应该付清所有欠款并承担违约责任。

(一)ZH公司与XP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成立。

1. 郑州市建委的《证明》。证明:XP公司系涉案工程的施工单位。

2. 郑州市公安局经侦队《局立案审查呈批表》。证明:a.XP公司在报案材料中承认其自愿与郑州大地花卉蔬菜培育有限公司签订建筑合同,b.承建郑州大地花卉蔬菜培育有限公司综合楼工程,c.其任命的工程负责人WWJ涉嫌挪用资金罪。

3. 庭审中,XP公司承认其副总经理苏英杰曾经担任涉案工程的项目经理。

结合《项目承包合同》、《委托书》、《商品混凝土供需合同》等,XP公司应该对欠款承担全部责任。

(二)XP公司的所有主张、请求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三)XP公司自己陈述其对项目部失控,失控与否是其内部管理问题,不影响其对外承担民事责任。

二. 未结算的.00元砼款及违约责任应该由XP公司承担。

(一)ZH公司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王刚、张光强有权代理XP公司在发货单上签字。

2005年10月10日之前,此二人代表XP公司签字的发货单得到了工程负责人WWJ的认可,那么,此后在相同的工地由相同的人员签收,其代项目部收货的事实是很清楚的。

至少可以构成表见代理。

(二)该工程使用多少混凝土是可以计算的。

1.该工程位于东里路与紫荆山路交叉口,东里路上,可以随时申请相关部门进行测量。

2.法院可以责令XP公司提供他们掌握的工程图纸进行计算。

3.发货单上对浇筑时间、部位都有详细记录

(三)根据最高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1. ZH公司已经在法定期限内申请法院调查取证,未获准许。事实不清、争议太大时法院应该进行调查取证。

2. XP公司否认该部分欠款时有义务提供他们保留的发货单、图纸等进行支持。否则,XP公司的否认不能成立。

3. XP公司持有用料记录、工程进度等相关证据而未向法庭提供,法院依法应该推定ZH公司的证据主张成立。

(四)付款条件早已经成熟。

1. 数量可以计算

《商品混凝土供需合同》第三条第四款约定:“混凝土实际结算数量以需方监磅人员和施工现场专人签收的单据为准,以混凝土配合比设计容重计算混凝土方量。”王刚、张光强签字的发货单就是依据。

2. 时间上早已超期

时间早就过了每供三层后付清50%、主体结顶5个月付款完毕的约定。

3. XP公司有在主体结顶后付款完毕的义务。

至于合同约定的浇筑后3日内指定专人对账之说,实践中双方从未履行过(a.3日内未对过帐;b.未指定专人。);且不履行并未影响合同的履行。

4. 既然供货事实存在,付款就理所应当,否则违反了民法的基本原则——公平原则。

三. .日万分之四违约金的约定应予支持

(一)该约定不违反国家法律强制性、禁止性规定。

(二)该约定与当事人未约定违约金的法律后果是一致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应当按照何种标准计算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8号的规定:“对于合同当事人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标准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计算。”并且规定按1996年标准为日万分之四,与本合同约定一致。(而1996年的利息低于近几年利息。)

请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准确适用法律,依法改判。

此致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 邓开贤

二 0 0 八 年 九 月 十 八 日


★合伙人律师。★立足上海,曾在沪、京、粤、苏、浙、赣、皖、豫、湘、渝、川、滇、甘、青、新、陕、内蒙古等地成功办理案件;十余年法律从业经验,仅审批合同一项涉及十数种近千件、金额约100亿元。手机。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2011年03月08日论合同解除权的行使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