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中院: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探讨

导读:
【论坛背景】 合同履行抗辩权是债权保障的法律制度,它的功能在于维持当事人在利益关系上的公平,防范信用风险,保障债权的实现。我国《合同法》虽未直接使用抗辩权的概念,但有关条文规定了同时履行抗辩权、先履行抗辩权和不安抗辩权的实质内容,这为我们在
军人

【论坛背景】

合同履行抗辩权是债权保障的法律制度,它的功能在于维持当事人在利益关系上的公平,防范信用风险,保障债权的实现。我国《合同法》虽未直接使用抗辩权的概念,但有关条文规定了同时履行抗辩权、先履行抗辩权和不安抗辩权的实质内容,这为我们在实践中判断当事人不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是构成违约,还是对抗辩权的正当行使提供了法律依据。但是,由于合同法的规定较为原则,且相关程序法上的配套制度不到位,抗辩权制度的应有功能在现实生活中尚未得到充分发挥,当事人误用甚至滥用抗辩权的情形较为普遍,审判实践中对抗辩权亦存在许多错误认识,致使相同的案件往往得不到相同的裁判,影响了司法权威和人民法院的形象。基于此,潍坊选择“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作为本次法官论坛的主题进行探讨,以期对此类案件的审理在审判实践中进行统一和规范。

【论坛概况】

2009年8月28日,潍坊中院举办以“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为主题的法官论坛。山东省高院民二庭审判长邸天利,潍坊市中院副院长王军,审委会专职委员张长秀,审委办主任孙绍军,民三庭庭长薛明友出席了论坛;潍坊市中院民二庭庭长郑青义、副庭长刘景芝、张金华,各基层法院分管院长、民二庭庭长及有关人员参加了论坛。论坛由潍坊中院民二庭庭长郑青义主持。本次论坛围绕同时履行抗辩权和不安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疑难问题展开,参加论坛的大多数基层法院进行了主题发言。与会人员结合审判实践,各抒己见,既有理论上的探讨,又有实践经验的交流,现场气氛热烈。每个论题论证完结后,省法院民二庭审判长邸天利做了精彩点评。通过相互探讨、交流,与会人员对多数问题达成了共识,对今后在审判工作中正确适用法律、统一裁判标准,切实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论坛发言】

主持人郑青义(潍坊市中院民二庭庭长):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仁,大家好!今天,我们在寒亭电业宾馆举办“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法官论坛。《合同法》规定的三大抗辩权中,先履行抗辩权在传统民法上被视为同时履行抗辩权中的一种特殊情形,且先履行抗辩权和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法理基础、内容和法律效力基本相同,我们这次论坛对先履行抗辩权的有关问题不进行探讨。会前,我们结合审判实践归纳了同时履行抗辩权和不安抗辩权中的一些典型问题,问题清单已发给大家,请大家围绕这些典型问题踊跃发言,并希望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从专家的高度积极发表意见和建议,给我们的工作以指导和启示。

问题一:同时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

主持人郑青义:下面首先就同时履行抗辩权的相关问题进行讨论。我们共归纳了五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法理基础、法律效力和适用范围,重点解决对当事人互负债务之牵连性和对价性的认识问题,下面进行发言。

张平(昌邑县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关于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问题,我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谈:一是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法理根据及存在基础;二是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条件;三是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效力。

房屋租赁中的押金潍坊市中院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探讨潍坊市中院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探讨
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法理根据为双务合同的牵连性,表现为三方面,即:发生上的牵连性、履行上的牵连性、存续上的牵连性。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法理基础为诚实信用原则与公平原则,其中,诚实信用原则具体表现为指导作用,它要求双务合同当事人之间建立彼此尊重、彼此协作的密切关系,不得滥用同时履行抗辩权利,以此衡平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维持一定的社会经济秩序;公平原则是同时履行抗辩权的价值基础,双务合同的对价性产生于交易习惯中对公平价值的追求,如果一方不履行或是不完全履行债务而要求对方履行,则有悖于公平原则,同时履行抗辩权的产生就是基于对这种不公的均衡。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必须满足以下条件:其一,必须是因同一双务合同互负债务,该互负债务之间有牵连关系且具有相应性;其二,必须是双方的互负债务都到了清偿期;其三,必须是对方未履行或未适当履行债务;其四,必须是对方有履行的可能性。同时履行抗辩权是一种延期抗辩权,没有消灭对方的请求权的效力,其效力在于对方未履行对待给付前,能够拒绝履行自己的债务。同时履行抗辩权行使的主体为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的当事人,而不能由法院或仲裁机关依职权主动适用,若当事人不提出同时履行抗辩权,则视为放弃同时履行抗辩权。另外,其效力还表现为:当对方当事人完全履行了合同义务,同时履行抗辩权的当事人也应相应地履行自己的义务。

刘景芝(潍坊市中院民二庭副庭长):解决合同履行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疑难问题,关键是要正确理解双方互负债务的牵连性和对价性。所谓牵连性,是指履行义务上的牵连性,即一方的给付与另一方的对待给付互为前提,双方应同时履行合同义务,一方只有在已履行或已提出履行给付的条件下,才能要求对方给付;所谓对价性,即行使抗辩权的一方拒绝履行的合同义务与对方的对待给付义务之间要大体相当。实践中衡量两项义务是否大体相当,要根据公平、诚信原则,结合合同目的做量化分析。比如,出卖人部分履行合同义务,交付的标的物数量不足,如果标的物可分,部分未交付只影响部分合同目的的实现,买受人只能拒付未交货部分的价款,若拒付全部价款显然与对方的对待给付不匹配,有违诚信原则。但是,如果标的物不可分,部分履行影响买受人合同目的的实现,买受人就有权拒付全部价款。

主持人郑青义:第二个问题是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时,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问题。在合同法实务中,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情形:一是交付的标的物在质量上或权利上有瑕疵,借房产证给别人贷款。即瑕疵履行;二是部分履行合同义务;三是迟延履行合同义务;四是违反合同的从给付义务或附随义务等等。不同场合下,适用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情形和法律效果有所不同。结合审判实践对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情况就瑕疵履行、部分履行情形下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问题发言。

张玉山(寒亭区法院民二庭庭长):关于部分履行,依据《合同法》第七十二条,债权人可以拒绝债务人部分履行债务,但部分履行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除外。当一方拒绝对方部分履行债务时,对方事实上没有履行债务,当事人自然可以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拒绝对方的履行要求;若一方接受了对方的部分履行,且合同债务是可分的债务,应进行相当部分的对待给付,对于其他部分,在对方仍未履行的情况下仍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关于瑕疵履行,当一方给付的标的物具有权利瑕疵时,如果该方当事人能够解决权利瑕疵或者虽不能解决权利瑕疵,但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此权利瑕疵不会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则对方应进行对待给付,不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如果该权利瑕疵不能解决,对方随时有可能被权利人追索,为维护对方当事人的利益应赋予其同时履行抗辩权。对于质量瑕疵,则应视合同类型、标的物的性质、损失大小等不同情形而定。

刘景芝(潍坊市中院民二庭副庭长):一方瑕疵履行情形下,另一方能否援用同时履行抗辩权,关键要看瑕疵履行的程度。如果瑕疵轻微,并未影响到另一方的履行利益时,依照诚实信用原则,另一方不应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否则将无交易安全可言;如果瑕疵重大,使另一方当事人的合同目的根本无法实现,则不属于行使抗辩权的问题,另一方可以解除合同;在轻微和重大之间的瑕疵,另一方可以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拒绝其对待给付。对于部分履行,须结合合同目的以及标的物的性质来综合判断。一般情况下,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原则上仅就未履行的部分,但如果合同义务不可分,部分履行不能使当事人的合同目的部分实现,则该当事人有权就自己所负担的全部合同义务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

主持人郑青义:在一方迟延履行场合下,另一方拒绝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是对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正当行使,还是构成双方违约,实践中往往存在较大争议。

郭峰山(寿光县法院民二庭庭长):在决定迟延履行是否导致另一方有权拒绝履行义务时,应考虑如下因素:第一,如果双务合同没有履行期限的约定,则任何一方都不能认为对方已构成迟延履行,只有在一方已经履行,并要求对方履行且给予对方合理期限以后,才有权要求对方履行。否则,对方有权援用同时履行抗辩权;第二,一方在规定的履行期限到来后不履行,另一方也不得随意拒绝以后的履行。只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的时间内仍未履行,或者迟延履行债务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的目的,才能解除合同,如果迟延后果并不严重,损害后果较为轻微,非违约方并未蒙受极为不利的后果,则不应拒绝接受履行并援用同时履行抗辩权,否则构成违约行为;第三,如果一方已提出履行,他方已接受履行,则他方不得再主张同时履行抗辩权,而必须立即履行合同,否则也将陷入履行迟延。因此种情形下,双方债务之间的对立和牵连状态已经消失,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的前提已不存在;第四,如果一方未提出履行,而要求另一方履行,另一方既没有主张同时履行抗辩权,也没有按期履行,则构成迟延履行。

主持人郑青义:对于违反合同从给付义务或附随义务情形下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问题,实践中亦存在不少争议。

于金强(诸城县法院民二庭法官):对违反合同从给付义务情况下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适用问题,我主要围绕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出卖人未出具增值税发票,买受人能否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进行论述。实践中,对于开具发票行为的性质常常存在不同认识,有人认为系合同的附随义务,有人认为系从给付义务,还有人认为应视双方约定之情形而定,不能一概而论。我们认为,开具增值税发票的行为是出卖人向买受人交付提取标的物单证以外的有关单证和资料的义务,应认定为合同的从给付义务。区分合同主给付义务和从给付义务的意义在于二者不具有对价性。因双务合同中,须当事人双方的履行互为对价或具有相应性,始有同时履行抗辩权。如果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合同的主给付义务,对方当事人可以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如果一方当事人已履行了合同的主给付义务,但未履行合同的从给付义务,对方当事人一般不得主张同时履行抗辩权,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因二者之间不具有对价性。

安晓红(临朐县法院民二庭法官):合同履行中常常会涉及三种类型的义务,即主给付义务、从给付义务和附随义务。主给付义务是指构成某种合同类型所固有具备,并能决定契约类型的基本义务;从给付义务是指主合同义务之外,债权人或债务人可以独立诉请履行,以完全满足给付上利益的义务;附随义务是指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为保障债权人给付利益的实现的义务,该义务不履行对合同目的的实现没有实质影响。在一方不履行主给付义务的情况下,另一方有权拒绝履行自己的义务,如果一方仅违反了附随义务或从给付义务,另一方不得援引同时履行抗辩权。

刘景芝(潍坊市中院民二庭副庭长):对于三种类型合同义务的区分,可以通过一个例子加以说明,如车辆买卖。转移车辆的所有权,为主给付义务;提供车辆的必要文件,为从给付义务;告知该车的特殊危险性,为附随义务。附随义务与从给付义务的根本区别在于一方不履行义务时,对方能否提出独立的诉请请求其履行。若能独立提出请求,则为从给付义务,否则,为附随义务。一般情况下,如果一方仅违反从给付义务,另一方不得援用同时履行抗辩权,但如果该从给付义务与另一方合同目的的实现密切相关,就与另一方的给付义务形成了牵连和对价关系,另一方也可以援用同时履行抗辩权。而附随义务原则上不会产生同时履行抗辩问题。

主持人郑青义:第三个问题是同时履行抗辩权的裁判标准问题,包括举证责任的分配、当事人不援用同时履行抗辩权法官应否主动释明、在诉讼中抗辩权以何种方式体现、行使抗辩权的时间限制、抗辩权成立法院应如何判决等等,这些问题法律规定模糊或无法律规定,实践中争议较大,亟需加以统一和规范。

杨相国(奎文区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对同时履行抗辩权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谈:一是分配举证责任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二是举证责任的内容;三是举证责任的分配方法。同时履行抗辩权作为当事人的一种抗辩权利,必须基于抗辩事实的存在,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抗辩事实的举证应由抗辩权人承担举证责任;同时履行抗辩权属于当事人对自己权利的一种自力救济,对这种权利的行使必须坚持合法合理的原则,禁止当事人对此权利的滥用。因而,同时履行抗辩权的举证内容应紧密结合其适用条件来确定,具体应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的证据:第一,当事人基于同一双务合同并互负债务;第二,债务的履行没有先后顺序;第三,对方当事人未履行债务或者未按照约定正确履行债务;第四,对方的对待给付是可能履行的债务。上述第一、二、四方面的证据,在举证责任的分配上一般不会出现分歧,关键是第三方面的证据,应按照抗辩权人的抗辩事由公平、合理地分配举证责任。若抗辩事由为对方未履行或部分未履行债务,应由对方举证证明其债务已履行;若抗辩事由为对方的债务履行不符合约定或部分不符合约定,举证责任应全部由抗辩权人承担等等。

崔景德(安丘县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法官释明问题,同时履行抗辩权质属抗辩权,其效力在于暂时阻止债权人的履行请求权,债务人是否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应依其自由。基于此,对同时履行抗辩权的释明应遵循以下原则:1、法官不得主动援引原则;2、法官进行释明是权利而非义务,法官未释明不承担责任;3、坚持中立原则;4、适度、透明释明原则。所谓适度、透明释明,是指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和当事人诉讼能力的强弱,予以适度地提示或说明,以衡平当事人之间的诉讼结构。一般而言,在有律师代理当事人诉讼的情形下,律师已经充分注意到抗辩权的存在,如果当事人及其律师未明确提出抗辩权的主张,则应认为他们无主张抗辩权之真意,法官不应主动提示;在没有律师代理的情形下,如果当事人有主张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意思表示但含糊其辞,法官应提示其进一步明确其意思表示,并予以适当释明,以对弱势社会群体提供必要的司法援助,实现司法公正。

李延强(高密县法院民二庭法官):同时履行抗辩权在诉讼中体现为反驳,只要当事人在答辩中有明确的意思表示,法院就应对其是否成立的事实进行审理,而不应要求当事人另行起诉或反诉;关于同时履行抗辩权在诉讼中应于何时提出问题,我们认为应于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提出,否则视为当事人自动放弃抗辩权。若当事人一审不提而在二审中提出,法院应不予审理;关于同时履行抗辩权是否适用诉讼时效规定问题,我们认为同时履行抗辩权在性质上是一种延时的抗辩权,不具有永久阻却义务履行的效力,当同时履行抗辩权成立时,将导致对方请求给付的效力延期发生,如对方履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同时履行抗辩权的效力自行消灭,故同时履行抗辩权不能作为诉讼时效的客体;关于同时履行抗辩权成立情形下的判决方式问题,根据双方互负债务的牵连性和同时履行抗辩权的功能,为减轻当事人诉累,法院应作出同时履行的判决,即判决被告在履行债务的同时,原告也履行债务。否则,如果作出驳回诉讼请求的判决,原告方将面临再次诉讼的可能,其权利实现的程序——先为给付再为自己的请求权起诉,这样既增加了原告方的诉累,也与同时履行抗辩权制度的功能相悖。但同时履行判决要求原告对待给付,只是为了限制原告请求权附加的条件,仍属于原告胜诉,案件受理费应由被告负担。判决生效后,原告要申请执行,必须按判决的要求履行自己的债务才能提出申请,否则,法院不予受理其执行申请。以买卖合同为例,判决主文可以表述为:“被告于×年×月×日给付原告×物,原告于同日支付价款×元,期限届满后,原告未给付价款前,不得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刘景芝:如果被告的同时履行抗辩成立,则原告在没有对待给付前无权要求被告履行债务,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应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银行保险。否则,若作出原、被告同时履行的判决,因被告在诉讼中并没有提出诉讼请求,判决中关于原告履行债务的内容就超出了案件的审理范围,将违反不告不理的民事诉讼原则,况且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中欠缺同时履行的判决形式。

崔福涛(青州县法院庙子法庭副庭长):虽然上述意见具有一定的理论根据,但不符合同时履行抗辩权的功能。考察域外立法例,多数国家和地区法律规定此种情形下应作出同时履行的判决或交换给付的判决,这些做法值得肯定。为减轻当事人诉累,法院应作出同时履行的判决。

邸天利(省高院民二庭审判长)点评:就本次论坛探讨的上述几个问题谈谈自己的意见。关于抗辩权的举证责任,因为这是一个对抗规范,抗辩权人应为抗辩权的成立举证。假设原告起诉被告偿还到期债务,如果被告否认,举证责任在原告,此为否认;如果被告承认该到期债务曾发生过,但是以业已偿还为由反驳,举证责任在被告,此为抗辩;如果被告承认该到期债务的存在,但主张该债务系原、被告之间货物买卖合同而生,而原告提供的货物大部分不符合合同约定,自己有权拒绝给付价金,举证责任在被告,此为抗辩权,被告应为抗辩权的成立举证。关于抗辩与抗辩权,从起源上来说,抗辩分为事实抗辩与法律抗辩,之后法律抗辩演变为权利抗辩,进而进化为抗辩权。因此,抗辩与抗辩权具有本质上的不同,事实抗辩法官可以主动援引,而抗辩权则须主张,当事人若未主张,则视为不存在或者放弃。关于法官释明的性质,应界定为责任。根据抗辩权的性质和功能,原则上,法官不应主动提示当事人抗辩权事由的存在,也不应该主动询问当事人是否主张抗辩权,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如为保护弱者或由于被告抗辩词的含糊导致法官有必要进一步询问,法官出于加速审理、集中争点和援助弱者需要的考虑,可以在某些场合下提示抗辩权的存在,但这种提示不是法官的义务。在具体操作上,有无律师代理是法官能否对抗辩权进行释明的一个重要判断标准。抗辩权的须主张性,决定当事人须采用明示行使抗辩权的方式,如果在诉讼材料中有类似表示,但尚未明确完整行使,法官则可采用追问的方法,行使释明权;行使的时间,在诉讼外行使可以,在诉讼内,则应在法庭辩论终结前。有的国家要求在答辩期内。

主持人郑青义小结:根据大家的讨论和专家的点评,对同时履行抗辩权有关问题作如下小结:

第一,同时履行抗辩权双方互负的债务必须基于同一双务合同产生,必须均已届履行期,而且具有互为条件、互为牵连的对价关系。实践中,对于双方互负的债务是否构成“对价关系”应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判断:一是一方拒绝履行的义务与另一方的对待给付之间是否具有牵连性,即二者之间是否互为条件、互相依存;二是一方拒绝履行的义务与另一方的对待给付之间是否具有对价性。应根据公平、诚信原则,结合合同目的进行量化分析,看二者是否大体相当。一般情况下,只有双方的主给付义务之间存在对价关系;一方的主给付义务与另一方的从给付义务之间一般不存在对价关系,除非从给付义务的履行与合同目的的实现之间存在密切关系。

第二,在一方当事人部分履行、瑕疵履行或迟延履行合同主给付义务的情形下,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但对同时履行抗辩应做量化分析和把握。一般情况下,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原则上仅就未履行的部分或未正确履行的部分,但如果合同义务不可分,部分履行不能使当事人的合同目的部分实现,则该当事人可就自己所负担的全部合同义务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当一方违反合同从给付义务时,一般情况下不能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除非该从给付义务影响当事人实现合同目的;当一方仅违反合同附随义务时,原则上不会产生同时履行抗辩。

第三,同时履行抗辩权须基于权利人的主张才能发生效力,法院在审理案件中,法官不能主动援引抗辩权。而且,法官一般不必向当事人释明。

第四,同时履行抗辩权在诉讼中体现为反驳,只要当事人在答辩中有明确的意思表示,法院就应对其是否成立的事实进行审理,而不应要求当事人另行起诉或反诉;

第五,同时履行抗辩权的举证责任应按照抗辩权人的抗辩事由,公平合理地进行分配。一般情况下,举证责任应由抗辩权人承担,抗辩权人应提供符合抗辩权适用条件的相关证据;如果抗辩权人以对方的债务未履行或部分未履行为由进行抗辩,对债务是否已履行的举证责任应转移至对方承担。

第六,同时履行抗辩权应于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提出,否则视为权利人自动放弃抗辩权。

第七,同时履行抗辩权成立的,一般应作出同时履行的判决,而不必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同时履行抗辩权相关问题的讨论结束,下面进入第二个专题不安抗辩权相关问题的发言和讨论。

问题二:不安抗辩权审判实务中的有关问题

主持人郑青义:下面就不安抗辩权的相关问题进行讨论。不安抗辩权以公平原则和情势变更原则为基础,其设立目的在于公平合理地保护先履行方的合法权益,并通过赋予先履行方中止履行的自我救济手段,促使另一方当事人的履行。依据我国《合同法》的有关规定,不安抗辩权的适用条件有三个,即:因双务合同互负债务、当事人一方负有先给付义务、后履行一方于订立合同后丧失或可能丧失履约能力。对于何为“丧失或可能丧失履约能力”,《合同法》规定了四个法定事由,其中一项为兜底条款。此立法模式虽然更有利于保护先义务人的合法权益,但因规定不明确,实践中认识上存在分歧。另外,《合同法》规定,不安抗辩权人中止履行的,应及时通知对方,中止履行后对方在合理期限内未恢复能力并且未提供适当担保的,中止履行方可以解除合同,对于“及时通知”与“合理期限”的判断标准,实践中亦存有争议,值得我们探讨。

崔福涛(青州县庙子法庭副庭长):《合同法》规定的“有丧失或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是一个灵活条款,指前三种情形未能穷尽的、可以行使不安抗辩权的一切事由。结合审判实践,我们认为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情形:后履行方将其主要财产抵押给他人或对外提供重大担保;因违法行为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财产;身负巨额债务,有多个合同义务不能按期履行;恶意经营、私分或压价出售财产,以致财产显著减少,难为对待给付;因保管不善等原因造成履约的特定物(不可替代物)灭失,而不能履行;买卖合同中出卖人“一物二卖”,将约定交付的特定物卖与他人,以致履行不能;承揽合同中承揽人签约后丧失履约的行为能力,不能按约定亲自完成工作成果等等。对于不安抗辩权人的“及时通知”义务,实践中应把握以下两点:一是通知时间要及时。由于权利人行使不安抗辩权中止履行的时间一般在其履行期限届至之前,所以通知时间一般也应在该期限之前,否则,对于权利人履行期届满之日至通知到达后履行方之日这一时间段内的迟延履行责任,权利人仍应承担。二是通知内容为先履行方中止履行的事实、理由以及恢复履行的条件。对于不安抗辩权人解除合同的“合理期限”,应允许当事人自行约定期限,如果当事人约定不明或未作约定,可以确定为30日。这样既便于统一执法和司法操作,又利于促使对方及时提供适当的担保,同时还利于权利人及时行使合同解除权。

刘景芝:对于后履行方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提供担保的合理期限,我国法律目前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应根据诚信、公平、效率和保护交易安全的原则,具体案件具体分析。我们所确定的期限既不能太长使后履行方迟迟不提供担保,也不能太短使先履行方轻而易举解除合同,期限的确定要兼顾双方当事人利益。我认为确定一个不变期间不妥,因无法律依据,而且也不利于变通,应由法官根据案情自由裁量。

邸天利(省高院民二庭审判长)点评:根据我国《合同法》,一切丧失或可能丧失履约能力的情形均可以成为主张不安抗辩权的原因。因为除了经营状况恶化、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丧失商业信誉之外,还有个兜底条款的规定,这就为先义务人提供了更充分的保护,具有合理性。需要注意的是,在履约能力恶化的时间点上,都是在订立合同之后,如果在订立合同时或者之前已经恶化,则当事人不能依据不安抗辩权主张,而应用其他制度解决,例如撤销。不安抗辩权的主要权能是拒绝给付,合同解除并不是不安抗辩权的权能,而是对该项制度的补充,是一项完整的形成权制度。不安抗辩权须主张性的表现即为及时通知,不通知即为欠缺主张,如欠缺主张,则有可能导致违约。对于合理期限的界定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而定。

主持人郑青义小结:根据大家的讨论和专家的点评,对不安抗辩权有关问题作如下小结:

一切丧失或可能丧失履约能力的情形均可以成为主张不安抗辩权的原因。当事人一方行使不安抗辩权时,须及时通知另一方,不通知则有可能导致违约。对于后履行方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提供担保的合理期限,实践中应根据诚信、公平、效率和保护交易安全的原则,具体案件具体分析,不宜确定一个固定期限。

本次论坛的两个专题到此讨论结束。下面请王军副院长做最后总结发言。

王军(潍坊市中院副院长):本次论坛与会人员准备充分,讨论热烈,专家点评深入、透彻,大家就合同履行抗辩权的有关问题厘清了模糊认识,形成了广泛共识,有效地统一了裁判标准,对进一步加强全市合同纠纷案件审判工作,必将起到有力的促进作用。

(特别注明:该文已被收入潍坊市中级法院院长张爱云编著的《鸢都司法论坛》,人民法院出版社即将出版,本文版权归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引用请注明)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拒不交纳承包费的行为不是行使“同时履行抗辩权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商家赞助

商家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