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有了安置小区:好事背后的隐忧

导读:
报载,1月26日上午,一些拾荒者正在奉化市城管局通过抓阄方式决定安置小区的房号。这批面向拾荒者的安置小区占地20亩,由该市锦屏街道投入1500万元建造,由7排共150间房间和一个堆场组成,每间30平方米的房间年租金只需1500元,可安排近500名拾荒者居住,也
蔡頭錁 宁波市廉租房入租条件

报载,1月26日上午,一些拾荒者正在奉化市城管局通过抓阄方式决定安置小区的房号。这批面向拾荒者的安置小区占地20亩,由该市锦屏街道投入1500万元建造,由7排共150间房间和一个堆场组成,每间30平方米的房间年租金只需1500元,可安排近500名拾荒者居住,也能完善对这一特殊群体的管理和服务,这在宁波尚属首创。

拾荒不是一项“职业”,拾荒者被认为不是社会财富的生产者,因此,未能获得正常从业者的社会地位,被人看不起,受到各方面冷遇,暴露了社会职业价值观念和体制中存在的缺陷,同时,也反映了社会公平的缺失。

平时常常可以看到、听到各级领导在台上誓言铮铮地宣称要提高困难群体生活环境质量,各类文件也不惜花费大量篇幅关注民生建设。口头上说得再好听,纸面上写得再漂亮,都是没用的;要办好实事,只能依靠实际行动,采取实际措施。

奉化市锦屏街道可谓采取了实际措施。通过廉租房形式,解决了拾荒者的集中居住问题,为拾荒者提供了一方“家园”。企业改制。但是,为何要由城管部门出面?在职能定位上,城管部门承担的不是“安置”责任,只是“管理”责任,由城管部门介入拾荒者“安置”,就有将“安置”混同于“管理”的危险,如此一来,“被安置者”也就变成了“被管理者”。如果安置拾荒者的初衷和动机果真在于维护城市管理的秩序和“形象”,那么,这批拾荒者不过是遇到了一次“被安置”的“幸运”机会而已,在“被安置”后,他们到底还能享受多少实实在在的权益和社会福利,包括居住环境、小区服务、生活条件、社会地位等方面,实在令人担忧。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反对茅于轼的提高大学收费标准说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