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剥夺劳动者委托代理人参加仲裁活动的权利

导读:
这是一个维权人士在为劳动者维权时受到的遭遇而写的一篇揭露劳动仲裁委员会非法剥夺劳动者自由委托权利的法痞行为的文章,我转载来让更多人看清仲裁委员会、法院禁止公民代理案件的法痞嘴脸。 强行剥夺劳动者委托代理人参加仲裁活动的权利(作者:余果) 时
金树林

这是一个维权人士在为劳动者维权时受到的遭遇而写的一篇揭露劳动仲裁委员会非法剥夺劳动者自由委托权利的法痞行为的文章,我转载来让更多人看清仲裁委员会、法院禁止公民代理案件的法痞嘴脸。

强行剥夺劳动者委托代理人参加仲裁活动的权利(作者:余果)

时间:2011年3月18日,上午十点

地点: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第一庭

内容:

2011年3月18日9:30,在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第一庭开庭审理一起工伤案件,因被申请人江都市金马劳务有限公司经依法传唤未到庭,仲裁庭决定延时30分钟,十点十分左右,仲裁员吴光辉走进仲裁庭,告诉申请人(劳动者方)代理人“其中一人不符合代理资格,法律专科不可以,需要法律本科以上学历,听说股份转让。所以,不能出庭参加庭审。”代理人问仲裁员“依据什么?”仲裁员回复“根据《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参加劳动仲裁活动代理人资格审查规定》”。代理人又问仲裁员“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还是依据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规定?”仲裁员开始回避直接回答,认为深圳市的规定没有废止。代理人再次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问仲裁员“请问仲裁员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仲裁员“不回答你。”仲裁员问申请人“是否一定要委托人参加庭审”?申请人明确表示“是!”于是,仲裁员开始威胁申请人“如果还是委托他,今天就中止庭审,不开庭。”为了使案件不再拖延,代理人主动推出代理,以便案件继续审理。

10:25分,被申请人代理人才赶到仲裁庭,但是,仲裁员并没有对其资格和情况向申请人说明,直接叫被申请人代理人参加庭审。

根据以上事实,本案存在下列违法:

第一、严重超过案件审结时效

2010年12月2日,申请人申请劳动仲裁,2011年3月18日开庭,至今未审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三条“仲裁庭裁决劳动争议案件,应当自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受理仲裁申请之日起四十五日内结束。案情复杂需要延期的,经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主任批准,可以延期并书面通知当事人,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十五日。逾期未作出仲裁裁决的,当事人可以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本案已严重超时。根据调查,99%的劳动争议案件超过审结时效,人大制定的法律又当何用?虽然《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六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以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逾期未作出受理决定而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劳动者应向人民法院提交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的已接受其申请材料的凭证及尚未受理的证明。”但是,第二款又规定“当事人以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逾期未作出仲裁裁决而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经审查确实不存在鉴定、延误送达、移送管辖、案件排期及等待工伤复议、诉讼、评残结论等中止事由的,应予以受理。人民法院在审查时可以要求劳动者提供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的《受理通知书》及尚未裁决的证明。”直接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三条剔出来了,根本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再说,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算什么东西?!(我非常不愿意用这个词,为了表达对腐败者的愤慨和不满),这个《意见》又算什么东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十七条“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按照统筹规划、合理布局和适应实际需要的原则设立。省、自治区人民政府可以决定在市、县设立;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在区、县设立。直辖市、设区的市也可以设立一个或者若干个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按行政区划层层设立。”的规定,但是,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实际成了广东省内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老大”,甚至爬到人大“头上”,开始解释法律?(写到这里不仅忍不住苦笑,在中国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个机构的发文,居然还要全省劳动人民也要执行,真是中国特色!不执行还真走不下去。多说一句,该《意见》第七条规定“《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中规定的“三日”、“五日”,均指工作日。”这不是解释法律,简直就是修改法律。

本以为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出来之后,对大家反应的劳动争议案件仲裁时效过长会改善,事实告诉我们,不但不改善,而且,还恶化。

第二、剥夺劳动者的权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四条“当事人可以委托代理人参加仲裁活动。委托他人参加仲裁活动,应当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有委托人签名或者盖章的委托书,委托书应当载明委托事项和权限。”的规定,当事人只要书面授权,仲裁委员会没有权利拒绝其代理人参加仲裁活动(当然没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除外)。《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参加劳动仲裁活动代理人资格审查规定》完全是非法文件,一是法律没有授权,二是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没有权力制定。这完全是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就是腐败!

第三、显失公平、公正

用人单位的代理人已经迟到了近一个小时,而且,已经在庭审中,仲裁员既没有审查用人单位的代理人,也告知劳动者方的情况,而是直接叫代理人参加庭审,由此可以证明:用人单位可以委托任何人参加,也许还包括猪牛马……不需要审查,用人单位可以迟到,明显偏袒企业方,法律虽然表现公平公正,但是,执法、用法的人却滥用权力,并且,冠冕堂皇地“为了公正,制定什么@#$%^.*…所谓的规定”,事实上,完全是为了保护企业的利益。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但得不到保护,还被剥夺。

第四、仲裁庭组成

本案仲裁员吴光辉不符合仲裁员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条第二款“仲裁员应当公道正派并符合下列条件之一:(一)曾任审判员的;(二)从事法律研究、教学工作并具有中级以上职称的;(三)具有法律知识、从事人力资源管理或者工会等专业工作满五年的;(四)律师执业满三年的。”的规定,广东省劳动仲裁员90%不符合上述规定(包括本案仲裁员),但是,依然“坐堂”耀武扬威,法律不仅仅是规范老百姓的行为,执法者更应当尊法守法,才有资格执法,而不是滥用权力在老百姓面前张牙舞爪,甚至恐吓,这难道不是腐败?“腐败最危险”,温总理您太远了,所谓山高皇帝远。

综上所述,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规定和仲裁员的行为,只约束劳动者,唯独制裁劳动者方,简称“独裁”,这是中国特色的独裁,也是权力腐败的独裁!劳动仲裁委员会是独裁,不是仲裁!

向作者提问
上一篇:有关法律依据和代理人意见----之5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